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丝路明珠电子商务专栏 >> 电商达人 >> 正文
他做过”赌徒” 创办货拉拉C轮融资1亿美元
来源: 网易财经网     作者:中国企业家网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11-08 10:53:03
    

七年职业赌徒生涯为他赢得巨额财富,如今为何转行创业?

周胜馥看了一眼嘈杂的咖啡厅,然后说:“我们出去边走边聊吧!就当是锻炼身体。”但是,他显然低估了深秋时节北京的冷冽。10分钟后,他吸了一下鼻子,说:“我们还是回去吧!感冒了就不好了。”

周胜馥不想感冒。作为一个创业者,他需要不停地做出判断和选择,而感冒会让他的大脑变得迟缓,有可能会导致他做出错误的决定。对于一家创业企业来说,任何一次犯错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在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周胜馥从来没有感冒过,这是一个让他很自豪的纪录。对于感冒,他有一段很惨痛的记忆。大概8年多以前,他还是澳门赌场里的一名职业德州扑克玩家,那时他每天都熬夜,有时甚至熬通宵。那段时间里,他三天两头地感冒,这也是他最终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

作为同城货运O2O平台货拉拉的创始人兼CEO,周胜馥曾经是一名赌徒,一名职业赌徒,而且还是一名成功的职业赌徒。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他心无旁骛,沉迷其中。高峰时期,他一个月就能从牌桌上赢得上百万港元。对于这段经历,他并不讳言。他平静地讲述着这段往事,不以为耻,也不以为荣,仿佛诉说的是别人的故事。

其实,中国的创投圈里流行打德州扑克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很多创投人士认为,打德州扑克需要有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判断并坚持这种判断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在创业和投资的过程中同样重要。

“在进行商业判断的时候,他的逻辑严密程度以及对事态发展的推演能力,是我见到的所有创客里面最顶尖的,这可能跟他过去职业打德州扑克的经历有关。”光源资本创始人郑烜乐对周胜馥更是不吝溢美之词。

10月11日,货拉拉宣布完成C轮一亿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顺为资本领投、襄禾资本、概念资本等原有机构跟投。光源资本是本轮融资独家财务顾问。郑烜乐声称自己绝对不会和周胜馥同桌打德州扑克,否则“顾问费都会被他赢回去”。

实际上,周胜馥现在很少打扑克了,只有逢年过节时才偶尔和朋友玩上一把。作为货拉拉的创办者,他现在置身于另外一个“赌场”。“我现在只想一件事情,就是怎么让全世界都知道货拉拉,让所有人在拉货的时候会想到货拉拉。”他发现这是一个比打德州扑克更刺激、更有意思的游戏。为此,他压上了自己所有的金钱、时间以及其他的一切。但这次,他不再是一个人孤独地坐在牌桌上,他的身后有一个1700人的团队。更重要的是,这次不再是一个零和游戏,而是能让用户运货更高效更廉价,也能让货车司机获得更多的收入。“能够为社会创造价值真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他说。

“鲨鱼”

周胜馥的脸上很少出现生动的表情,用郑烜乐的话说就是“一张扑克脸”,这使得他看上去显得有些平庸。当他换上货拉拉的工作服坐在货车司机的座位上时,你很难将他同真正的货车司机区分开来。

真正让他与众不同的是他的眼睛。你一在他面前坐下,茶色眼镜片后的这双眼睛就会盯着你,仿佛能看透你的内心。在这犀利的眼神下,你似乎就是一条“水鱼”。

“水鱼”是赌场里流行的一句广东话,大概意思和鱼腩、菜鸟差不多,就是指那些经验不够、技术很差的玩家。在赌场里,数量庞大的水鱼处在生态链的最底层,而占据链条最顶端的,则是周胜馥这样老道的职业玩家——“鲨鱼”。

在接触德州扑克之前,周胜馥从未想到自己会成为一条“鲨鱼”。

周胜馥3岁时随父母移居香港,在类似于国内高考的香港中学会考中成为新界区的“状元”,后来就读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后进入贝恩咨询公司,年薪百万。这是一条令很多香港年轻人艳羡的人生轨迹,但就在进入贝恩咨询公司3年之后,在某个百无聊赖的午后,当他打开一个游戏的链接想放松一下的时候,一切就都改变了。

这个链接将他带到了一个德州扑克游戏平台,然后他就疯狂地喜欢上了这种游戏。

和其他的很多赌博游戏不一样,打德州扑克不仅需要运气,同时需要技术,而技术这种东西是可以掌握的。作为曾经的会考状元、职场精英,周胜馥可能比大多数人都要聪明一些。不过,周胜馥自己否认这一点,他认为让自己掌握这种技术的,不是聪明,而是努力。

在开始的4年里,周胜馥一直在线上打德州扑克。他瞒着父母亲,从贝恩咨询辞职,将全部的时间都花在了这个游戏上。每天起床之后,除了吃饭,他会一直坐在电脑前面打扑克。为了提高技术,他还用专门的软件来统计自己打过的牌局,并经常复盘。“我可能是那段时间里全世界最专注于打德州扑克的人。”他说。

他的努力获得了回报。在最初的3年里,他其实没赚什么钱。但从3年之后的某个时候开始,他的赢钱速度开始迅速增加,最多的时候每月可以赢100万港元以上。

不过,好景不长。200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取缔非法互联网赌博法案》。这个法案旨在禁止美国的银行信用卡和金融公司处理非法互联网赌博的业务,这在事实上掐断了很多资金进入线上赌场的渠道。此后,资金虽然还是可以进来,但是要大费周折。和周胜馥这样的职业玩家们不同,绝大部分业余玩家们都不愿意折腾。这就导致线上的大部分“水鱼”突然消失,整个线上赌博的生态链崩塌。因为“鲨鱼”是靠吃“水鱼”为生的,赌场里的“水鱼”消失,只剩下“鲨鱼”们自相残杀时,赢钱就变得异常艰难了。

在这种情况下,周胜馥开始从线上转到线下。他戏称这是自己的第一个O2O项目。

在随后的3年里,周胜馥租住在澳门,常年混迹在澳门赌场里。这里不受美国法案的影响,“水鱼”依然众多,他依然可以大赢特赢。只不过,和线上不一样,现实中的“水鱼”们更多地是在下午和晚上才会出现在赌场里,玩得兴起,通宵达旦是常事,这使得周胜馥的作息时间也变得紊乱。而且,从不抽烟的他对烟味特别敏感,而线下的赌客们大都抽烟,这使得他也吸了不少二手烟。

总之在那段时间里,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他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会垮掉。此外,经过多年夜以继日的打牌之后,对他而言,德州扑克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有吸引力了。他每天还是能赢很多的筹码,但心中已经不再有喜悦。而且有人赢就有人输,这本质上就是一种零和游戏,对社会和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价值。

他看透了,也厌倦了,是时候该离开了。

创业

创业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香港这样的地方。

以房地产和金融为支柱产业的香港留给年轻人的创业空间并不大。香港的钱虽多,但却很少投给当地的创业项目,很长时间里政府在这方面也毫无作为,直到这两年才出台了一些鼓励创业的政策。事实上,香港本土的年轻人也普遍缺乏创业的激情,他们更多的是希望上一个好学校,有一个好学历,然后进入一个大公司,有一份好薪水。于是,当内地的创业如火如荼的时候,香港这边却波澜不惊,大部分人依然过着自己安稳的小日子。

周胜馥无疑属于另外的那小部分人。从澳门回来之后,他做了一些投资,还开办了一家自己的医学美容公司,但这些他都觉得不过瘾。巴菲特曾经说过:“人生就像滚雪球,重要的是发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周胜馥也在寻找自己的雪地,一个能让他滚出大雪球的雪地。当O2O开始兴起,他觉得自己找到了这个地方。

很多人都很奇怪为什么周胜馥会选择同城货运作为自己的创业方向,因为他以往的经历跟这个完全不搭边。其实,早在共享经济这个概念出现之前,香港就已经存在共享面包货车了。只不过,那时主要是通过电话联络来共享的,即用户有运货需求时打电话给电召中心,电召中心则通过无线电联络一位货车司机。当然,这种商业模式相对低效,周胜馥正是从中看到了商机。他认为只要将这种模式移植到互联网上,做一个货运版的滴滴,绝对大有可为。

2013年,周胜馥从自己打牌赢的钱中拿出1000万港元,创办了货拉拉,并在2014年进入内地和东南亚市场。

其实,一开始周胜馥并没想到要进入内地市场。虽然当时内地的O2O市场非常火爆,但大家都烧钱烧疯了,他的1000万港元根本不够用,“还不够一些互联网公司烧半天的”。但在香港运营了1年之后,他发现货拉拉的这种模式在内地也是可行的,于是开始找投资,并在2014年进入了内地市场。

找投资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当时香港的互联网创业项目还没有成功的先例,而货拉拉的核心团队早期基本是香港人,这使得很多投资人对于货拉拉这个项目心存疑虑。尤其是在2015年下半年,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投资人更加谨慎了。而当时,货拉拉正在加速开拓内地市场,资金消耗巨大。在最困难的时候,货拉拉账上的资金只够支撑两个月了,那也是周胜馥压力最大的时刻。

幸运的是,还是有一些投资人是看好货拉拉和周胜馥的,清流资本董事总经理王梦秋就是其中之一。在和周胜馥的沟通中,她发现后者的思路非常清晰。比如,货拉拉进入内地时选择了广东作为桥头堡,因为广东和香港在文化、语言等方面都很类似,货拉拉先把广东做透,再扩展到全国,就少走了很多弯路。另外,货拉拉也有很多接地气的创新,比如在整个O2O市场基本都是按单收费的情况下,货拉拉在行业里首创会员费模式。事实证明,这个模式是成功的。她反复强调,周胜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周胜馥将这些归功于自己的努力。因为努力,所以他相对于竞争对手更了解客户。现在的每个星期三都是周胜馥拜访客户的日子,他会在这一天里跟车出去,了解货车司机和客户的实际情况。会员费就是他在跟车过程中根据实际情况得出来的想法。他发现,虽然用户和货车司机的匹配是经过线上平台,但支付还是主要通过线下进行的,如果强行按单收费,那么司机们往往会选择“跳单”。

通过跟车和走访客户,周胜馥还发现了很多其他的问题。比如,有一段时间他经常听到客户反映定位不准,他发现原来是网页和APP上的定位系统不一样所导致的,最终通过统一系统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们这个团队在内地没有任何资源、人脉和背景,我们只有靠自己,靠自己比别人更努力,更了解这个市场。”周胜馥说。他认为靠自己才是关键。这就像打德州扑克一样,在短期内,运气可能会决定输赢,但从长期来看,只要你坚持做正确的决定,最终一定会赢。

靠自己,虽然会慢一点,但可能会走得更远。

坚持

10月11日,货拉拉宣布完成C轮一亿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顺为资本领投、襄禾资本、概念资本等原有机构跟投。有了这一亿美元打底,货拉拉的步子可以迈得更快一点了。

事实上,此前货拉拉给自己定下的一个目标是到今年年底要将业务拓展到内地的100个城市,但这个目标在7月份就已经提前完成了。现在周胜馥最忙的事情,是为这100个城市找到合适的城市经理,组建自己的中层管理团队。

对于这些城市经理,周胜馥的要求不仅仅是能力上的,还有态度上的。他要求他的城市经理必须是激情的、谦卑的,还必须是坚毅的。他认为,创业是一个长期的事情,没有坚强的毅力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

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特别注意自己的健康,因为要坚持下去就必须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所以即使再忙,他也会抽时间出来锻炼。回到咖啡厅后,他发现自己有点鼻塞,立刻就叫服务员将冰水换成了常温的饮料。“晚上还有两个会,可不能感冒!”他说。

为了更好地同内地的用户、货车司机和投资人沟通,他在香港还专门请了一位老师教自己普通话。最开始创办货拉拉的时候,他只投入了1000万港元,但现在,他已经将自己全部的资金投进来了。“我已经ALLIN了。”他说。在德州扑克里,ALL IN就是梭哈,也就是全部押上的意思。

尽管创业的压力很大,但周胜馥称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可能会失败。他说他是一个乐观的人,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我的乐观不是装出来的,我是打心里认为这件事能做成。”他说。

现在最让他难受的,是网上那些用户抱怨货拉拉的货车司机态度不好的帖子。“这说明我们还没把这个事情做好。”现在平台上的注册货车司机超过200万,其中绝大部分没有经过专门的培训。他知道每一次不好的用户体验都会对平台造成伤害,但事情总得一步一步来,只能靠目前的筛选机制优胜劣汰,慢慢地提高货运的质量。不过,他表示自己做这件事的决心是不会动摇的。“我们让更多用户的需求得到了更好的满足,我们让广大货车司机获得了更多的收入,我们让整个社会的运行更加高效,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他称货拉拉会一直努力地坚持下去。

周胜馥作为创业者的努力也同样获得了回报。按照数据分析机构QuestMobile此前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移动互联网货运行业洞察》,截至2017年6月,在同城物流行业应用中,货拉拉的货主端APP和司机端APP的MAU(月活跃用户数)分别为250万和57万,都高居行业首位。

直到现在,香港依然没有一只真正意义上的“独角兽”,也就是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创业公司。而根据货拉拉的C轮融资来估算,其估值已经非常接近“独角兽”了。王梦秋认为,货拉拉未来绝不会止步于此,注定“会成为一家百亿美元级的公司”,而周胜馥“已经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成功”。

周胜馥对成功的理解有些不同。“每一家伟大的公司都代表着一个词,或者名词或者动词,比如你提到咖啡就会想到星巴克,提到炸鸡就会想到肯德基,而将来如果有一天拉货就等于货拉拉,那我们就成功了。”他说。

当被问到货拉拉现在离成功还有多远时,周胜馥想了一会,然后露出了采访中的第一个微笑:“也许十年八年吧!谁知道呢?”

责任编辑:秦江辉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