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丝路明珠电子商务专栏 >> 电商达人 >> 正文
独家专访何小鹏:我为何转身all in新造车
来源:极客公园     作者:极客公园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08-31 11:47:56
    

8月22日 在UC十三岁生日这一天,UC联合创始人何小鹏宣布「荣退」,正式离开阿里巴巴集团,并「开启自己新的一段追梦之旅」。没想到仅仅一周之后的今天,何小鹏就正式宣布自己加入新能源互联网汽车公司——小鹏汽车,并出任公司董事长。

为什么如此之快的开启一段「新征程」?

2014年6月中旬,UC「嫁入」阿里巴巴,这场交易,创造了目前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并购整合,整个交易中UC的估值远远超过之前中国互联网最大并购交易「百度91的19亿美元估值」。按照阿里的上市价格计算,UC的估值已经超过了40亿美金。

而作为UC创始人的何小鹏也仿佛是跃上了人生巅峰,实现了财务自由,但在这背后却是UC十年里的「三次创业」,从为了12个人的团队活下来,到发展壮大去管理一个拥有巨大增长的团队,甚至经历过三次移动操作系统的升级和跨越,这十年并不易。

合并之后,何小鹏没有选择「放手」,阿里的文化和马云的战略思想,却给小鹏带来了更多的灵感,这三年小鹏继续负责UC产品方面的运作,挣脱了此前的一些思维困境,他又完成了UC一次新兴平台的产品布局。

谦逊、理性、不安分是一直以来何小鹏给我们的印象,而刚刚并入阿里,何小鹏也戏称自己的「中年危机」却好像提前到来。入职阿里三年之后,UC这个孩子已经适应了新环境也有了更大前景。

虽然我们早已知道何小鹏是小鹏汽车的「天使投资」人,甚至是最早的推手,但要劝服自己真正进入这个汽车制造体系内,要All in自己的下一个十年,做一个难度系数比原来更大的公司,这其中的「畏惧和兴奋」又是什么?这背后又是怎样的深思熟虑?

最近,极客公园对何小鹏做了专访,聊了聊他「退休」前后的故事,以及all in的下一段旅程,其中他对于工作这件事和产业生态的理解非常值得我们深思。

「退休是不对的」

极客公园:光荣隐退之后,为什么没有选择去做投资、基金这样更轻松的工作?

何小鹏:三年前,我在阿里巴巴的总裁会说我有「中年危机」,当时「逍遥子」就问,你多大,我说37不到,他说你这个年纪就中年危机了?我理解的中年危机是说我的梦想已经到这了,战斗的感觉没有了,我的下一步该如何走,不知道方向,也没有方向。

我那时候就决定不退休,然后我也知道我不适合去投资,这最主要的逻辑是和个人相关,首先我的判断是,中国的企业家在我们这个年龄退休是不对的,第二点作为一个已经做出成绩的企业家一定要选择一个更艰难的赛道。

极客公园:为什么说退休是不对的?

何小鹏:在广东有一种天气叫「回南天」(因天气回暖而湿度相当大),如果家里的电器如果长时间不开的话,就开不了了。人就像一个机器一样,当你过早过年轻的陷入到一种很悠闲的生活生态的时候,很快机能和思维都退化了。

有朋友告诉我他退了两年之后,信息输入输出会落后很多,所以和别人交流也失去了一些「意义」,没有太多价值。所以也提醒我,我就觉得要去做一个更难做的事情。

极客公园:最初有想过去做这个行业吗?

何小鹏:而当我最初投资小鹏汽车的时候我是没想去做的,因为我自己知道一个逻辑,你喜欢的东西,一旦你进去(这个行业)的时候你就不会喜欢了。我个人也是很喜欢车的。

极客公园:当初为什么要投资小鹏汽车?

何小鹏:我第一觉得是趋势,就是新出行,打败汽车的永远不是汽车,未来当汽车达到L4级别的时候,而没有人开的车一定是没有产权的。所以从我的角度看,电动化降低了制造门槛,人工智能和互联网化使车的能力和车的服务体系产生了巨大变化的可行性。这时候就需要一个新的基因的团队和新的大佬有可能回做出不一样的事情。

第二是喜欢车,这样多多少少可以参与其中。

极客公园:投资的时候有想过要真正进入小鹏汽车吗?

何小鹏:没有,因为当你正真想做这件事的时候,首先你会非常敬畏,觉得非常复杂,作为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的话,你可以为他们加油,遇到困难找到我,我想办法帮你解决这样。

但当你想真正冲进去的时候,你是非常畏惧的,就像蹦极一样,在旁边看的时候很轻松很酷,但要自己上去的时候就特别畏惧,但我觉得在畏惧之后也同样会特别兴奋。

极客公园:你这个畏惧的感觉延续了多久?

何小鹏:有一两个月吧,打个比喻就是一只脚已经进去了,在犹豫另一只脚,因为你越想就会发现越多事情,越多事情你就会想它的依赖关系,又会发现更多事情。

比如说,电机、电池、充电、安全、销售、营销、品牌等等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一环扣一环的,这和以前互联网企业是完全不同的。

当你自己走上蹦极台的时候,正在系绳子的时候,你会发现这里面无数的「坑」,但绳子系好了,你一定会说,先别推我,这个时候既畏惧又兴奋。

极客公园:让你兴奋的点是?

何小鹏:直到今天我还有很多问题没想清楚,但有一部分想清楚了,我觉得让我兴奋的点是这个事情真的解决特别难,但一定要有人去解决,而解决之后,它的门槛也会变得特别高,仿佛到了一个探索的边界。

极客公园:是哪一瞬间突然要决定加入小鹏汽车「跳进去」的吗?

何小鹏:这其中还有一个故事,我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是我儿子出生的第一个小时,我刚抱着他,接到一个电话,哥们打电话来说他的观察,汽车这个行业在整个上下游产业链和全球化上已经趋向成熟,他觉得我应该来干这个事情。

以前听了类似的话很多遍我都不为所动,但是那一天,那一刻,我突然想到我儿子长大了以后问我爸爸干什么工作的?我不想说退休了,所以对我很触动,决定要去做这样一件事。

上一个十年可以告诉女儿爸爸干了一个很牛的事,下十年我希望能告诉儿子爸爸又做了一件更棒的!

极客公园:做这个决定你最难抉择的问题是什么?

何小鹏:是责任,往往做企业最后就是责任,我最近在找很多的资源,包括人和钱,所以我一旦进去之后就不可能退出了,千辛万苦都要带着大家,这是我们在过去的十几年创业中的感觉,那么多人跟着你赚钱,期望家人生活美好,如果你没做到,就是「骗」了一群人,虽然不是主观上的。

所以我会拿出至少十年的生命放在这件事上。

从虚拟世界到现实世界

对何小鹏来说,原来是通过代码在虚拟世界里,打造一个全新的产品,给人带来不同的体验、解决人们的很多问题。但今天从虚拟世界的改变到现实世界的改变,虽然意义很大,但这也是建立在难度更大的变化之上。

虚拟世界里「成长」过的人,没有惯性的束缚,也许才有可能为现实世界带来一些改变。

从今天的一个想法,到明天的一行代码,再到后天在产品上的体现,如果这样的能力放在现实世界中,对制造的改变价值有多大?曾经的经验对小鹏汽车又能带来多少好处?阿里的影响对于何小鹏在看待出行这个行业又带来了什么不同的思路?

极客公园:你想要打造一辆什么样的车?

何小鹏:先做好车,但我做的是有边界的,没有自动驾驶能力的车我不做,豪华的车我不做,因为豪华的车不可能规模化。实际上在汽车人里有一句话「每个男人的终极梦想都是造车」,很可惜在中国的过去三十年,并没有国产品牌走出一个全球化企业,更多的还是市场化,所以我想做出一些改变。

极客公园:你做汽车的思路是什么?

何小鹏:我觉得汽车这个产业太复杂了,在有优势的地方发挥优势,没有优势的地方尽量追赶别人,然后找到差异化。但第二步核心的点是:你拥有制造能力、互联网能力、运营能力、自动驾驶能力等等之后,能不能做出一些新的差异化的能力。

我做浏览器是一个工具,对我来说车也是一个工具,更漂亮更快,原理一样,是一个现实世界的浏览器,只不过这个实现的难度提升了100倍,或者说是36倍,每6倍是一个难度系数。

我认为工具永远是战术级优势,将来能够改变人生活的一定是一个立体的生态体系。

极客公园:怎么定义这个生态体系?

何小鹏:生态体系非常简单的逻辑是,今天阿里也好腾讯也好,未来不外乎是两个体系。马云说的,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你让很多小的内容,或者制造,或者服务商提供商,在你的生态里可以赚到钱,你帮助他们干了所有其他的事情帮他们更容易赚到钱,你就是一个生态。苹果App Store就是,它解决了分发、支付等等的问题。

当时我记得阿里并购我们,我们在广州盖了一个楼,阿里事业部的人就问我,你这个楼要留多少位置给你们的合作伙伴?我愣了一下,他说没有很多公司围绕你们活吗?

实际上做大硬件的,做手机、电视、汽车也好,它的供应链就是一个生态,但供应链不是公开的,不是一个所谓互联网生态,它的竞争往往只有0和1,或者最多两家,所以很少。

除了生态,另一个是平台体系,支付、物流、云都是平台,「水电煤」,在制造业就是富士康,我提供技术的东西给你,跨行业跨领域跨公司的,所以最后这两种企业都可以活很久,这两种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生态体系是数据,而在平台体系可能不一定是数据。

出行未来是一个巨大的生态,所以我觉得,Uber、滴滴、摩拜等等都是模式创新和规模创新,最后的优势都是规模优势,我个人认为他们从用户模式是提供了很好的用户体验,但商业模式上我并不认为这是很好的,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一定是两者达到平衡,我在阿里之后我都有这样的感觉,之前我们也是关注用户,所以我收入能有很大提升,也是从阿里获得了很多东西。

我认为在大出行领域里,存在着用户和商业平衡的模式,它会席卷整个行业,而中国是最有可能性走出来的。

「我要做的四件事」

何小鹏宣布入职时,也在当天的全员大会上也发表了一个全员演讲,我们也提取了一些核心内容,关于何小鹏来小鹏汽车要做的具体四件事。

第一是帮大家找钱融资。今年内我们的目标是差不多接近50亿的开始。非常开心的告诉大家很有可能超过,我们现在已经砍掉一些投资者的额度,非常感谢他们支持,但是今年我们达到这个就足够了。我们希望明年后年有超过200亿元现金。

第二件事情是搭班子。今天小鹏汽车最大的问题是组织太不全面,如果一个公司是一个拳头的话,今天可能就只有两个指头,还有很多的指头还没有。在明年的年底,我期望我们在广州,在硅谷,在北京2018年达到1500人,而且是不包括制造工人。在UC,从17个人走到3000人,我差不多花了十年的时间,但是在未来,我们可能在两年多一点的时间,我们就期望能够做到这点,这对我们的组织文化,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也是我特别有压力的事情。

第三件事情是跟很多同学交流学习,学习如何成为一个超级产品经理,在某些领域我可能比大家了解,但是有非常多的领域我都不如大家,我也相信大家一定要抱有这种心态,你周边的人,你一定要相信他的身上一定有比你强的点。

第四件事情,我会配合这里的很多同学一起开始做品牌,做营销。作为一个企业,我们在将来会建立一个巨大的PR、GR运行团队。

责任编辑:秦江辉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