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小说 >> 正文
乞丐中宁
来源:县人大     作者:席晓波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09-30 14:24:59
    

编者按

这是一篇乡土文字,也是一篇真实生动的人物素描。作者以极其客观的笔触塑造了生存于我们身边的活生生的“中宁”。

中宁的人生是一种活生生的现实,也是我们深刻铭记的故乡的人文与风俗,它再现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朴素原则,也体现出一方土地上最朴素的生存哲学。这哲学里蕴涵着千百年以来的农耕文明传统。它是残酷的,也是悲悯的。它令人欢乐,也令人落泪。因此,我们也许可以这么说,这是一种悲欢交融的生存哲学,是最自私却又最广博的文化传统。

只有矛盾的生活才是最真实的生活,也只有矛盾的现实才是最根本的现实主义。

因此,阅读此文中的矛盾与复杂,也就理解了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的矛盾与复杂,还有作者自身那哭中带笑的歌吟。

是为按。

—— 编辑:千恨百媚

中宁甘州正宁人氏,姓氏不可考。年四十余,貌奇。绝顶光头下垢面赘肉,杀猪匠言能刮出赘肉数斤。络腮胡子膀大腰圆,衣裤搭配不伦不类。走路昂首挺胸,阔步若赳赳武夫,流落邠州北塬终日乞讨为生。中宁大名邠州无人不晓,童叟皆知。人言中宁一分之差落榜致精神失常流落为丐,亦有言其家贫且惰,不农不工不士不商,穷困潦倒,无钱娶妻。

中宁从不沿门乞讨,普通小户人家难入法眼。邠州婚丧嫁娶红白喜事,人称过事,北塬过事,中宁场场不落。人之一生,生老病死皆不可免。过事无论婚丧嫁娶喜悲,鸡鸭鱼肉流水酒席全上。东家无事西家事,南庄无事北庄事,若大北极塬上,怎能一日无事。闲时一天一事,忙时一天多事不能赶完。为丐之人无甚讲究,唯一家当农人所弃装化肥袋子斜搭肩上,风尘仆仆乐此不疲。

中宁颇通人情世故,要饭必先行礼。礼金入乡随俗不落人后,众人五元他五元,众人十元他十元。行礼后主家必双倍奉还,此为中宁乞讨之潜规则,邠州乡民自觉遵从。中宁高人之处在于其成为此潜规则之制订者,无人质疑其权威。史上人杰,皆处食物链高端之游戏规则制定者。由此观之,中宁亦人杰亦。

中宁长相粗陋,然亦有才。邠州婚丧嫁娶,皆请乐人。有好事者逗中宁以之为乐,问其可有节目表演。中宁底气甚足,台上展喉《纤夫之爱》,且唱且做摇船状,众人捧腹大笑,事后遂成保留节目。

中宁身宽体胖,食量惊人,每逢过事肚儿滚圆。吃了还要打包多带,事主必不与之计较,且多塞几个肉夹馍。有贩果业者曾向人称,中宁一顿饭吃六个馒头,两碗稀饭。饭后称量,体重计两百零九斤,个头一米七一。

中宁嘴甜,见人不称叔姨哥嫂不开口。人见其可怜,有婚丧嫁娶皆会相告,所以消息灵通。阳春三月,人们常见身穿棉袄棉裤挥汗如雨,奔走乡间小道。饭食百家,食饱后池塘边大槐树下纳凉,鼾声若雷,大腹便便状若活佛,如神仙般悠然,颇为人慕。夏秋宿街头巷尾,房檐屋后,地上洒层麦草。冬天择砖厂轮窑出窑口暖和处,几张废旧纸箱盖下,一个严冬也就凑合过去。

实在没事,中宁也不入户讨食。看见谁家忙活,二话没说,操起农具见活就干,干活颇卖力。主家知道中宁想讨饭吃抹不下面子,于是好烟好茶相待,临别还有旧衣相赠。中宁真正成了吃百家饭,穿百家衣的自由职业者,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有人不解中宁乞讨,既已食饱,不知要钱何用。见其要钱,不见花钱,颇有疑问。谜底还是还是某村信贷员解开,原来中宁属于独子,家有七十岁老母需要奉养。母亲年事已高,身体有病,不能下地劳动。中宁要饭所得,攒得一千即汇给其母,年八千多有余。

中宁可谓丐亦有道,且是孝丐。乞者有人不齿,然不偷,不抢,不盗,虽不事农工亦无大害。虽乞讨谋生亦懂孝敬父母,比之虐待父母之禽兽辈,不知伟岸多少。更有主流非主流之二逼青年,三十尚不能立,啃老傍老致亲生父母老无所养流离失所。

孔子曰人之一生立言立德立行,奈何神州人皆舜尧。我等凡夫俗子终日碌碌无人注目,百年之后泯于历史烟尘。悲乎!元时九儒十丐,滑稽之雄儒者纵论天下,其实仅高乞丐一位。

三百六十行中虽无丐业,中宁做得有声有色。乞者多亦,中宁鹤立众丐,自有其过人之处。乞者难于抹下脸面,中宁并不畏惧,且有奇巧。事事难成事事成,年年难过年年过。笔者赵石耳闻中宁孝行,叹其乞讨之法不落臼窠,颇具创新思维,书其事迹以昭后世。

中宁,又名上中宁。姓氏,无从考究,人们只知其为甘肃正宁人氏。以乞讨为生,在邠州多年,终日流落在民间,行乞主要范围在北塬,谁家红白喜事、婚丧嫁娶,中宁不请自来。

从相貌判断,其年龄40岁左右,身形粗壮,膀大腰圆,蓬头垢面,一脸络腮胡子,衣衫还算完整,上下搭配不伦不类,衣服脏的像火柴砂似的,能一划就着;走起路来,大腹便便,不过还算慷锵有力;脸上的赘肉刮一冰盘,也刮不出清秀脸庞,如果剃光头,活脱脱一个杀猪匠;一只渍迹斑斑的化肥袋装满了全部家当,斜搭在肩上,活像远方来的逃难人。

中宁在北塬是“明星”级人物,提起邠州的州长名讳,可能好多人不知,但说起中宁名字,可谓童叟皆知,无人不晓。

有人说,中宁沦落为乞丐,是由于当年高考以1分之差落榜,人气的精神失常,才走上讨饭这条路的。

也有人说,中宁家处河川道,穷困潦倒,无钱娶妻,来邠打工,人懒吃不了苦,最后以乞讨为生,成为“专职乞丐”。

不管怎么说,中宁依旧是一个乐观的讨饭者,他要饭不挨家要,中宁有中宁的要法,中宁要饭主要看谁家“过事”,就朝谁家去,基本上每天都能赶上事,忙时一天赶好几个事,一路风尘仆仆,汗流浃背,乐此不疲。

有人就问中宁:“你一天要赶这么多事,为什么不骑个自行车呢?”

中宁答曰:“你见过那个要饭的骑自行车?”

说的当事人无语。

中宁要饭必先行礼,前两年上5元,主人随后给10元;这两年上10元,主人随后给20元。这就是“中宁规则”。吃得肚儿滚圆要走时,主人必给,有的事主还会多给,从不与之计较,好多人认为过事来这类人是好事,走时还会给塞几个肉夹馍。中宁兴致高了,将会唱一首《纤夫的爱》,以致答谢。

人们都说:“中宁的要饭水平,都与大都市乞丐接轨了,不再是前两年简单为填饱肚子而奔波。”

一村民,以贩运落果起家,曾向人称,中宁来过他们家要饭,食量大得惊人,一顿饭吃了6个馒头,两碗稀饭。他称量过中宁,好乖乖,1.71的个头,体重209斤,真有点酷似饰演电视剧《水浒》中鲁智深演员的体型,但没有他的个头。

一日,一好事者路遇中宁。

问道:“中宁你去哪里?”

中宁说:“去西头村张家,今天奠,明日埋。”

好事者继续说:“张家有钱,这次儿子阿贵车祸丧生,对方是个有钱的主,赔了50多万。你行100元,给你200元哩!”

“今天不能上礼,人家死了人,能混饱肚子就不错了。”中宁说。

阳春三月,人们见到身穿厚棉袄的中宁挥汗如雨地奔走在乡间小道上。

人们问:“中宁今上哪里赶事?”

“今天杜家有女添相、何家孙子过满月,明天王家老父过寿、齐家老爷子奠仪,后天黄家儿子娶媳妇……”中宁挺住大肚子说道.

人们惊讶不已,这些消息,他怎么知道?如果在战争年代,中宁绝对可以是一个不错的谍报人才。

最后大家才知道,这些消息都是那些农村吹鼓手和好些大叔大娘告诉他的。他人老实,嘴甜,见了上年纪的,不叫叔姨不开口,见到比他大或者小一点人的不叫哥嫂不搭腔。

难怪他人缘这么好!

一个秋种的日子早晨,中宁没事跟,也没饭吃,蹲在老张家地头,看老张挖地。

老张说:“中宁,你给我挖地,我给你管饱饭,怎么样?”

“行么!”中宁答曰。

中宁二话没说,操起䦆头就挖,没两下,就气喘如牛,汗流不止。老张一看挖的地深一䦆头浅一䦆头的,只凿开了地皮而已。

“中宁,挖地你怎么不出力呢?”老张问。

“地干挖不进去,再者人没吃饭,也没劲。”给予回答。

日上三竿,老张干完地里的活,扛着䦆头回家,路遇池塘边大槐树下纳凉的中宁。

中宁摇着手给老张打招呼:“叔,早上给你没干下活,给吃不?”

老张无奈地点着头连说:“给吃、给吃。”

中宁随手接过老张肩上的䦆头,跟屁股就走。

中宁夏天睡觉还好说,宿在街头巷尾,檐前屋后,地上洒一层麦草,上面铺一张塑料纸凑合过。最难熬的是冬天,长夜漫漫,寒风呼啸,但中宁有中宁的法子,根据地往往选择在砖厂轮窑的出窑口,虽说砖灰大但暖和。

正月十四那天,人们看见中宁左手提一架木制灯笼,右手捏两把蜡,风急火燎地朝巍巍家奔去,人们大惑不解,巍巍和中宁没有亲戚关系,中宁怎么会给他的孙子送灯笼呢?

随后人们从巍巍的老婆那儿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巍巍是砖厂老板,对中宁冬天来他那里投宿,很是照顾,中宁来是感谢来了,一直对人说他巍巍哥是个好人,对他好。他没什么可以表示感谢的,就给娃送个灯笼,巍巍两口子大受感动,让中宁吃饱喝足,给了几件御寒的衣物,装了些干粮,走时还给了50元钱。

中宁要饭挣钱,人们不以为然,为了生活,人们理解他,再者人们也不反感他,他也不讨人嫌。

要饭挣钱为哪般?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为什么还要攒钱?还是某村的一个信贷员解开了谜底,他告诉大家,在正宁县中宁还有一个快70岁的老母亲,由中宁赡养。中宁属于独子,母亲年事已高,身体有病,也不能下地劳动,中宁去年要饭所得8千多元,托他转存并到年底将款寄给其母亲。

这也是一种生存的方法,虽然并不高尚,但总比当下那些啃老族不知要强出多少倍,比起眼下有些兄弟姐妹一大群,但在对待父母养老问题上,竟无一人愿意承担赡养责任的这类人,不知要伟岸多少丈,中宁虽是一介乞丐,但他活得真实,懂得反哺报恩,懂得尽孝,他有担当精神,他值得人尊敬。

作者简介

石头哥:席晓波,男。1977年生于陕西彬县义门镇罗店村,中专文化,退伍军人。现工作于龙高镇人民政府。2014三月份开始写作,先后在《咸阳日报》、《今日彬县报》、《豳风》等报刊发表各类文章数篇。

作者擅长于乡土人物素描,文笔简洁中带戏谑,歌吟中含深情,饱含着对荒凉乡土的批判与讴歌,体现出悲欢交集的现实主义文风。代表作:《中宁》《赌神狗蛋》《王庄鬼事》等。

责任编辑:杨小龙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