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小说 >> 正文
在春天,说一些话
来源:人大办     作者:席平均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6-11-18 11:34:52
    

引子

春天来了,很美。说春天美又有什么意义?到这样的年龄,在春天。

和春天的一些纠结是因为下雨了,潮湿了心情。

连续下了两天雨,大家都说春天来了,这是好事。我知道,草长莺飞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这样的时节,雨若故友来访,让人欢欣愉悦。从这个天气开始,我知道该活的都会活过来,已不再惊奇,也不算稀罕,因为我的生命之舟已划过了很多个这样的春。

来了就来了吧。来了,你就下!啊,春天。

这就是我对待这个春天的态度。这样的态度让我不安。我知道,我已经与春天相见无语,只轻轻一擦肩便结束了缘分,突然短暂丢失。然春天如此蓬勃,我却满脸倦意。看着春雨里泛红的桃李,我在问,别人的花都开了,我的呢?啊,春天!

窗外的街道,车辆和行人在雨帘中穿梭。高低起伏的楼阁在空濛的雨色中默立。我知道,那些奔跑的车辆会被雨冲刷掉灰尘,那些雨中疾走的撑着花伞的人群定会念起关于雨的记忆。或许有记忆里的故事,在从前慢慢的美好时光。那都是美好的时光,美好的原因大致是很慢,很慢,很慢,我想。而这美好时光过去了,尽管过去了,可我就是喜欢它的慢慢。那些楼阁会像我平时洗脸,洗头发,洗澡一般,和城市一起会美很多,会年轻很多,而我呢?我羡慕城市的漂亮,我丢失了自己的美好时光,如今已不会开花,如今城市很漂亮,我在这个春天慌忙的行走,而城市呢?这狗东西漂亮颜色,这漂亮颜色的美好世界。

想骂人了,就是有人心情不好了,他嫉妒而没落。这个时候别理他,我也理解自己。

房间微暗,同事们因为疾脆的雨声而欣喜若狂,涌到窗前发出啊呀,啊呀的叹词。我知道他们内心的惊喜。因为这样的雨比工作更有吸引力。我看着这些年轻的同事,我羡慕年轻。我喜欢听Pole-Djelem,我更喜欢雷声,雷雨。然后燃起一支烟,就是我的世界。

杯中的茶又凉了。

其实,我想说,我讨厌公交车,就像讨厌一些人。尽管想法很矛盾,可就是讨厌,没有作假。从楼上下来冲进雨帘是一种勇气。在路边被雨打湿等来公交车,挤上去佩服自己的勇气。我发现和我一样被雨打湿,挤公交的人竟这么多。在等公交时尽管出租车一串一串的从身边开走。我知道,捏着的一元钱还在滴水。在车上,坐着的人发丝湿乱,站着的人满脸雨痕,也有人瑟缩发抖。我们都用眼睛相互打量,我们都是被淋湿的人,我们可能都在说,好大的雨,春天来了怎么还这样的冷?我想我们都需要互相安慰。于是,我说春天来了,怎么还这样的冷?我看见雨打着玻璃迷蒙了眼睛,世界很模糊。我知道,我们会穿着湿透的衣服被送一段旅程。这段旅途公交车可不管这个世界下不下雨。我讨厌这不知冷暖的家伙!在这样的旅程我清楚自己很迷茫,我知道下了车依然会奔跑在雨中继续迷茫。这样的迷茫会有多久,有多少区别?谁会看见你的迷茫,公交车不会管。所以,我说我讨厌公交车,你呢?我说我讨厌公交车就像讨厌一些人,其实我是讨厌我自己,现在样子的自己,在这个春雨淋漓的季节。

亲爱的朋友,你是否突然感觉像我一样的讨厌自己?若是,就一起讨厌吧!还有这个季节的雨或者这个世界。

阳台本来挺大,自从放了一个书柜,两把藤椅和一茶几之后,就变得狭窄了。书柜的那些书比我还寂寞,他们没有朋友,我的好多时光被挥霍了,我感觉对不起书柜,当初买来的时候很便宜,它被工人师傅碰伤了,我简单处理了它。藤椅也很孤独,茶几是个摆设。我也像个摆设。我站在那里看窗外的雨感觉和它们一样冷漠。这时我就想,一滴雨从天空落下,在坚硬冰凉的水泥地面摔碎,是否会疼?我想说,疼也是瞬间,可以结束冰冷的旅程。我看着它从遥远的苍穹而来,路过我伫立的窗前晶莹剔透。在伸手的一刻,我看到了无辜而透亮的眼神穿过手指滑落,掌心便被泪水打湿。我听到了玉碎的声音。很庆幸这样的阳台和雨的相遇。

在这之间,窗外是春天,我是孤独客。

当初买房时就站在这里望外面的荒滩,有飞鸟和浅水。后来住在了这里,有了冬天纷纷扬扬的雪花夹着星星点点的凉,一片片绿叶飘成了红色的云朵和枯树话别,乌云和闷雷翻滚时地上狼烟江河,夜里醒来听到了树叶吟咏桃花娇笑。我知道,四季就这样把人敷衍,让你空落的不知所措。在这里,在春天的这里,如今雨落,风是斜的,雨在玻璃上划出了水痕,我感觉划在了我的脸上。推开玻璃的窗口,遍地冰凉。风就挤进了我脸上的刀口。

外面风雨大作,我安静而沉默。

当这个春天像候鸟一样归来,我才发现冬天竟然走得一声不吭。城市越来越年轻,而我却一天天苍老。这个可怕的差距真实得令人窒息,我的日子不忍目睹。冬去了春来了,真担心你去得那么快,又害怕你来得这么早。你能不能慢些走,我已步履蹒跚。

清早起床是闹钟催醒。感谢闹钟的忠实,责备自己的慵懒。听到鸟叫,我知道这个春天会有花开。楼下的水泥地很大,早栽的花树开始绽放新芽,新挖的大坑边睡着根系裸露的大树。我想它们定会陌生这里,会有生与死的考验。还好现在是春天,它们也想活下来。今年是我在这里落脚的第三年,尽管春意盎然,可却依然觉着陌生如初。我在想,春季到底意味着我的什么。那些树,我在想什么时候能看到葱茏蔽天,有大叶片和美丽花朵。我也在想我自己,在这样的春天的清早,听到鸟叫时,站在窗前,有阳光斜透,想树和自己,想得很荒唐。是的,人的大半时光是很荒唐的,荒唐的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荒唐就过去了。特别在这个春天,我很荒唐的去想一些真实的事情,说一些真实的话,就像做着一些荒唐的梦,像一个单纯的孩子。可孩子不算的荒唐的,是个孩子又该有多好。还有那些佝偻着脊背,揣着唱戏机大清早就在楼下的亭子里啊啊呀呀,或绕着散发着油漆味的健身器材,脚底下是鹅卵石,没玩没了的兜圈子的老人家们。

简直不可思议,是的,这也不算的荒唐的。因为若在老家,他们这时候肯定早在菜地里或吆喝着牲口去了山里,太阳就从山间蹦着火化出来,长舌头耷拉在院边的土墙上。而现在的早晨,他们都逃出了小房子,看着太阳从远处走来,爬上他们的脚面,最后在高楼之间闪着碎花花。现在可好,我被这些碎花花照耀着,我的胡茬子也成了金色,我在想,我是不是也有点荒唐。

这个早上,我把宽大的脚片在那些鹅卵石上轮回地踏过,就像被一条粗绳套着脖颈。我听他们在唱歌,比我年轻时还激情,尽管有几个老小伙还缺几块牙,但不碍事。我也学会喊几嗓子老腔和唾几口唾液,卷个纸筒子灌烟沫,就烧起一片烟火。

现在想说一句,早上就这么荒唐的过了,中午的事儿不说也就这么过去了。

当夜幕拉开的时候,路上闲散的人成群结队。他们尽情消受这样的春日,在平坦的路面上走快和走慢都行,说话不说话也行。他们尚且有这样奢侈的日子,可以很任性。可我却觉得自己怎么也挥霍不起来。我只是默默的看着,我怕我再没有这样的日子。所以我步履慌忙而沉重,所以生出羡慕神情,羡慕别人在春日里优雅的消受。其实,这个时候我对自己很不看好,我甚至感觉自己充满了虚伪。可真的是我和他们那么的不一样,我惭愧的是我竟然没有一点时间去挥霍。我捉衣见肘的穷困。

在这优雅的春日,我骑着单车疲惫的穿过夜幕,夜色就凌乱不堪。

暮色带着梧桐花的香味,是一种诱惑,它把人们带进了夜里变成黑色。街火通明,心灯低暗。这样的现代和华丽与春天有什么关系?在宽阔平坦的路上,我在想人群中定会有和我一样的眼神,在华灯之下,在春风荡漾偷窥。这样诱人的春天,春天里花香阵阵的夜,你怎能让我们偷窥?这时,我听到了一些声音,凄厉而悲怆。我看到那些高楼林立,昔日是有荷塘月色,而现在残余湿地密草丛生,恶臭渐渐。那些声音是蛙鸣。我知道,蛙声是乡音。它们是故乡的孩子。而故乡今天又在何处?这些流离失所的孩子!

此时,我想起了那个时光,有清波,有皎洁月色流泻的故乡的河,还有岸上青草香,此起彼伏的天籁。那个时候的夜,青草味道的夜,清凉幽深。在清凉幽深的夜晚,我和伙伴们看到大哥哥大姐姐依偎在小河边的背影。再后来就是我们。是的,我没有隐藏什么。我还想到了岸边挺拔的白杨树,树叶会像铃铛一样被风惹逗的哗啦啦响。然后就是那些青蛙在河塘里赛歌。鼓着腮帮子唱,腮帮子就和脸脖子一样热烫。现在呢,我又一次想到了我,想起了那个孩子在蛙声一片里的童年时光和他贫瘠可永远富足的故乡。而今,尽管这些蛙声哽咽,可我却无所顾忌,心潮汹涌,眼睛发热,手舞足蹈。

这些蛙声很小,很远又很近,像在呼唤,疏一阵密一阵的揪着心弦。我在心里大声的喊,别大声,别大声的叫啊,孩子!我不想你们这样大声的叫,会有人来,那些可恶的提着铁桶,打着手电筒的家伙;还有拿着铁镐,突突突响的铁家伙。

我还想对你说,孩子,你就像我一样这样活着吧!

看到花,已是落红,在故乡的泥土上。

我常这样以为,最亲的人除了身边人就是故乡人。多年来尽管离乡不在,可我知道当城市的雨淅淅沥沥,故乡也会烟雨如织。当故乡山舞银蛇,这里已雪染城郭。当小区的楼下炮竹冷清,故乡的年味正浓。我也知道,这里的早市在凌晨已开始躁动,大街小巷拥堵不堪;故乡的清夜依然安详,青蒙的天空瓦蓝宁静。若是鸟语呢喃,会有花开、清扫庭院或水桶吱纽的晨曲。我的早晨常常是在这样的焦躁和清宁中开始。这样的焦躁别无选择,我讨厌这样恶意的,捆绑式的现实。它已经成了我们无形的铁衣和锁铐。而这种清宁,尽管依稀若丝,可缠缠绕绕不断无法割舍。其实,我也一直在思考人生关于选择的这个事情。究竟是我们抛弃了故乡,还是故乡抛弃了我们?要我们必是这样给自己做着铁衣,把手伸进锁铐?既和现实对峙,又将故乡牵念,这倒是要怎样的作难,才能把心妥管?我们都知道,无论在哪儿,何时,心永远是柔软的,故乡依旧遥远而温暖。

写了上面的话,我发觉自己更是走不出那一抹乡愁了。可就在这个春天的一个早晨,沏一壶茶观书时,发现了这样的一些话。

“在生命哲学中,期盼明天和怀念旧日是一块金币的两个面。它们是一回事,只是图案不同。也许青年人更期盼明日,老年人更怀念昨天。……透过这个例子,我想说的话在于,今天最重要。”——原野,《今天最好》。

看了这些话我端茶的手臂瞬间僵硬,有些无语。我是明显的发觉自己是一个年轻的老头了。经常絮絮叨叨的老头。我以为现在,现在怀念旧日却比期盼明天更重要,更有意义。而此时已是春日,四季之首,今天的重要我又该从哪儿找起,以期盼明天?我,在自己这块“金币”的稻田里被迷失。是该去看哪一个图案?是要年青还是拒绝衰老?我现在想,我为什么总怀念旧日?因为,故乡在昨天。今天的我找不到她,就像一个孩子在闹市找不到自己的娘。他心里发慌,他会哭喊。春天是不会管你能找到找不到娘,为什么发慌,为什么哭喊,它都会按时到来。所以,春天来了就来了,我没有什么意见。

开始喝茶。楼下乱哄哄。嘈杂去罢。

我曾经在一篇文字里写过关于时间的问题。我也经常听一首歌,时间都去哪了。我发现我在白忙活。文章写完了,我还是没有和时间熟悉起来,它已若静流悄悄穿梭我的文字流淌而去。这首歌听了百遍,都会唱了,可我却累添怅惘,时间去哪了?我很对自己的无奈表示同情,在时间面前没有胜者。所以,在春天你又有什么话可说?你若不再年轻,故乡便已消瘦。故乡的人也像老墙上的泥皮悄然脱落,一个一个默默离去,带走关于你和属于你的那些记忆。童年的,少年的;田埂上,村落里;涝池边,麦场上。太多的记忆。每次听到故乡的人离去的讯息,是叔伯家的哥嫂或姐妹打来电话。每次都会愕然和短暂的沉默,突然着急的像在黑暗中的夜挥舞手臂寻找亮光一样,在心里寻找他们曾经熟悉的身影和容貌,想他们曾经与自己的点点滴滴。或许更多的是在乡路上,远远就看见了你,朴实憨厚的笑脸,简单熟悉的乡音,一句“回来了”的问候,伸出粗糙的大手相握,拍拍肩膀相视一笑离去。在大槐树下,在场院边,慈祥的老人,含羞的媳妇,快乐的孩童,看着你,问候着话语,像一大家的人,好长时间没见面了。这样的看见是温暖的,舒坦和幸福的。

这就是故乡人,喊一声热泪盈眶的左邻右舍,想起来热血沸腾的那片故土。而这些现在都已不在了,又好像刚在昨天,在我刚走过的树下,在这春色撩人的渡口。于是,在这个春日想回一次乡,春雨纷飞时我能听到故乡在召唤。相信你看到这里会想起什么。朋友,若是你,你也会被召唤。这时候你要一定会知道这种呼唤,并回去。对吗?

我回去时已是午后,有暗红落于树下,这几棵杏树在院边默立。母亲说,土台上的七叔走了,父亲和几个后生在山脚边的坟地给打墓。我愣在了杏树下。母亲说,七叔是在街市滑倒的,有人围观无人施救而错失时机。他64岁。没说什么就这么走了,这春天的脚步才刚刚来。我也回来了,他却走了,舍得舍不得都得走,这命终归不是自己的,空留悲伤。看到母亲孱弱低矮的身影我泪如雨下。她和院边的老树一样沉默。听到有人远远近近的声音是他们打墓回来。能看到孝衫白衣,有烟火明灭。我走到了路边等他们一一过来。他们灰头土脸,疲惫沉重,泥水漫上了脚面。都是熟悉的面孔,握手,发烟,打着招呼。我知道他们一天都在墓地,挖坑,砌墙,画图。那是七叔棺木安寝的所在。他们还没吃饭,他们要赶时间,下雨也不停歇。我看到了父亲黑瘦的身影,深一脚浅一脚,他走得有些踉跄。他已65岁。他脸上和衣服上有泥浆的痕迹。他嘶哑着声音说,回来了就到上面去帮忙。我鼻子发酸,默默跟在了他的后面。我理解父亲这么大年龄了还总要在墓坑里刨土,钻进爬出为逝去的人打墓。他说过,现在为别人打墓,将来也会有人为你打墓。人就是这样,今天送埋别人,明天有人去送你。别嫌脏和累,你迟早是要回来的,谁都一样,你要懂这个理。我真的理解这些粘满泥巴的人,乡里人,故乡人,农民。父亲,我懂了。

那天七叔走了,早上天云低垂,午后彩霞满天。

在这个春天,我无疑是悲大于喜的,那些花开得那么真实而鲜艳,可都与我无关。当你欣喜花期的绚烂,我独自惆怅花朵。你那么惬意,我如此忧伤。同样的春天,却有这么多色彩。我又能说些什么?

柳烟清浅桃花绽,我还去了一个地方。是参加朋友父亲的葬礼,那里麦苗疯长及膝。一位老人在春意盎然的季节离开了他眷恋的亲人和故园。那天大风劲刮,院子里的大树披头散发,风雨飘摇。唢呐呜咽,天人悲恸,送行的队伍无尽悲情。他离开了生息的温馨小院,穿过人来人往的故街,作别左邻右舍,来到熟悉的村口,走在长满幽草的乡道,一直到亲手耕种的麦田。他就住在了这里。天空飞来大把大把的雨,那是这个春天的泪水,把整个世界打湿。你也看到了,我们到头来就是这样的离开。可憾的是,在这样的春天,花开不知悲,春来春已深。云去天鸟飞,谁懂寸草心。如今是空了院落,少了教诲,断了愁肠,飘零世上。冷暖何人话短长?在这样的春天里,春风无意扫大江,落红祭故乡。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马兰谣》的歌声:

青山一排排呀

油菜花遍地开

骑着那牛儿慢慢走

夕阳头上戴

天上的云儿白呀

水里的鱼儿乖

牧笛吹到山那边

谁在把手拍

这里是我的家

这里有我的爱

………

这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多么美好的想念。这是我们一生的温暖!

我想,在春天,我们就要珍惜这样的美好,也怀念逝去的人,那些我们曾经共有的故事。我的亲爱的朋友,当你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你说呢?

四  

知道不,我和你一样在很多时间里都那么忧郁。

打草机轰轰作响,打草工低着头帽檐遮住了表情,从西院子把机器推到了东院子。他所走过的地方,能看到短节短节的草凌乱着和露出浅白地面的印痕很清晰。我知道,这个春天已来了好些时日。我已茫然失措,焦躁不安。所以现在,我很想一直看那些短节的草不停的从机器后面飞落,听轰鸣的噪音。我想到了自己凌乱的头发。打草机很痛快的工作,我在想我自己好像打草机一样也应该唱歌,唱欢快的歌。可我却在沉默。我在不远处看,只看到了打草工的米黄色的帽檐。他很沉静,动作娴熟。我站着不做任何动作,我看着那些短草飞落。然后,就有了浅白的地面,齐整的绿草,有了我蓬乱的胡茬和蓬乱的头发。

阳光是粉红的,枝条轻拂,风是绿的。空气中有青草味,带着暖暖气息。我没有任何动作,眼目眩晕,看到七彩的光影。头脑一片空白,失忆的恍惚把这个春天摇晃。机器轰鸣,打草工慢慢移动。

抖落脸颊上的汗珠,我看到了凉亭下的他。他侧着头和我一样在看打草工打草,听机器轰鸣。他似乎要睡着了,在黑色轮椅上有两段被风吹拂的裤管。我知道我寻不到他的双腿。他没有睡着,只是太专注了而安静,侧着头看打草工作业,听机器轰鸣,在自己的这个春天。

我在想,他是否和我一样也只看到了打草工的帽檐?他的心情是否和我一样焦躁?他的春天是否和我一样的凌乱?我看到了他的脸。他的头发整齐,脸庞白皙,黑框眼镜和轮椅闪着银光。他的双手紧抓着扶手,有指甲抠进肉里的感觉。我感觉到他一直在想站起来,他的眼神焦灼而热烈。看到他,我的心被他已抓出了深痕。而打草机在这些深痕上正在作业,在黑框眼镜的镜片上划出亮白印痕。

亭子是漆红色的,有漂亮的翼,像一只巨鹰盘旋在蔚蓝天空。我该是要感谢这个亭子的,代表被他庇护过的所有人。可不是吗?我经常看到院子里的孩子们在它的怀抱里玩耍,欢笑声悦耳动听。也有人去乘凉休息,躲雨和在月华流泻的夜独坐。我还看到了年轻的朋友们在这里谈笑,憧憬美好人生。而现在,现在的轮椅上的他也正小憩,看有打草工作业的春天轰

鸣而过。这时的绿草、红亭,白楼房、蓝色天空还有我们,就是这个春天不期而遇的种种了。这就是我们的春天,春天的中午,中午的打草工,打草工手中机器的轰鸣,轰鸣。

我枯立于此,手心沁出汗水,焦躁不知所然,像一个无知的孩子,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而他,是否和我一样忧郁不堪?其实,我还没告诉你,亲爱的朋友,我是熟识轮椅上的他的。或许他并不了解我。他依然安静而专注他眼前的春天里的一切。他的身后站着的老人安静默然。她花白头发,眼神枯淡。我看着这样的眼神而不安。他是她的孩子。他原是个年轻帅气的青年,为了救矿难中的工友永远的失去了双腿,那年他21岁。从那时起,他的所有的时光都在这黑亮的轮椅上度过。他的母亲常对我们说,她就是孩子的腿,有生之年。她没能给孩子幸福生活,她要让他健全活着,这是第20个春天。她要给孩子和我们一样的春天,再陪伴到下一个春天。母亲说话时,每次都能看到他黑亮的眼睛闪烁着泪花,他不说话。而我们又能说些什么?他的春天就这样度过,母亲在身边的春天,忧郁的春天。我在想,因为母亲有一天会老去,他将如何去渡过到下一个春天?他忽闪着黑亮的眼睛,看着你。

若看着你,你会怎么办?那个打草工的春天是忙碌的,我或许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我想他所有的事情都只与打草有关。而默默的我,安静的母子却与这个春天有关,春天会知道吗?

嘭!一只足球滚落在亭子旁边,一个小孩儿追跑过来,突然跌趴在草地上。这时,母亲丢开了轮椅,他突然从轮椅上端直“站”起,我向前跑去,打草工扔下了机器——大家都向孩子奔去……孩子从地上慢慢爬起。母亲捡起了足球,我停下脚步在轮椅的旁边,他忽闪着黑眼睛望着我。我看到他头发整齐,脸庞白皙,黑框眼镜后面的眼神热烈而惊慌,我蓬乱头发,眼睛涩酸。母亲回到他身边,攥着他的手,抚着他的胸口说,孩子,咱们回去。

小孩子抱着球离开了草地。

打草工返回到机器旁边,推着打草机走出了草地。这次,我看到了他米黄色的帽檐下的黝黑的脸。他也有蓬乱头发和胡茬,还有和我一样忧郁的眼神。

在这个春天,我想你肯定知道,总有那么一双眼睛和我们一样,在很多时间里都那么忧郁。我想说,这些都与春天无关,可都在春天发生。这就是我们的春天。

亲爱的朋友,咱们回去吧。

有时候想自己真是一块石头。静静的躺在岸边,有花无花;躺在草丛,枯萎葱茏;或者大路边,有人无人。我在想,在岸边,你路过会不会拾捡?那里有很多迷人风景。在草丛,你会不会看见?现在的春天绿草无边。在路边,你会不会经过?用漂亮的旅游鞋去碰?没错,是漂亮的旅游鞋。你一定有着优雅的动作,我想你会有美丽心情。后来,我知道,那只是一次旅行,那也只是一块石头。我们都遭遇了一个名叫春季的河流,在一个故事的不同情节里活着。而你一路花开凋零,我一路看着花开,在凋零的花旁等你。

我感觉自己就是一块石头,不管花开不开,你来不来。这就是这颗石头在这个春天的心情,尽管有些忧伤。在这个春天,这样的忧伤渐渐多起来,多的原因是来自孤独。不知道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就已经在孤独的河流里。就像很多时候,很多的人有着那么多的莫名郁闷,莫名烦恼,莫名不安。这许多的莫名,却无法说出来、说清楚,看不到也摸不着。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在这个春天,在我们的日子里,是什么在作祟?这些灰暗的时光。

每个人都会历经孤独困扰的时光。这些孤独时光若同黑白照片,若同凄风寒雨,无法亮丽起来,无法阳光起来,也无法快乐起来。这时候的我们像一片叶落在旷野,一驾马车闲置在故居,一只石碾斑驳在村口,安静而孤寂。我无法接受却在承受着这样的季节,只等草绿如荫,大树生出叶片和花朵,有鸟栖来。

是的,明确的说,我现在很沮丧。请允许我这样的表达。你也有过被孤独困扰的日子,对吗?必然如我所表达的状态,我们有时候真的无法快乐起来。若是小时候不高兴了,妈妈会抱着哄哄,或买些糖果逗我们高兴。可现在,妈妈老了或者妈妈不在了,谁来抱抱你?那些糖果都去哪了?我想对你说声抱歉,朋友。或许是因为我的坏心情,我担心会影响到你。特别是你正在读这些文字的时候。真的抱歉,我想说当你看到这些文字,我是非常感谢你和我一起的,彼此成为一个伙伴,就像一条路上并不是只有我,或者你,陌生或不陌生。

在岸边,能看到远方的山与河流被春天魔变。就躺在岸边,有明媚的桃树灿灿地开花,花瓣就落在旁边。她们有轻盈的舞蹈,有醉人的清香。我听到了她们在欢愉的说笑。这有趣的春天啊,风一吹便绿了树,红了花,把岸边的水塘惹笑,到处都是粉红的笑颜。我想更有趣的是她落下来就在我的旁边,带着浓郁芳香,端庄又妩媚。我能够感觉到她柔软的腰身,看到翩翩裙裾,红扑扑的面庞。这些桃花啊,你羽毛一样没有声响。那定是穿着布底的软鞋子,荡着绵绵的桃枝秋千到了我身边。我能听到你在吃吃的笑,就想到了掩面而窥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应该是我的红颜。否则,她为何要对我吃吃的笑?我就这样也红了脸,躺在岸边,听她把吃吃的笑散落在水中,水塘就变出了无数的涟漪,她就在上面曼妙的舞蹈。躺在春天的岸边,就是这个岸的主人,尽管是一颗石头,但有清浅的绿荇和细流密语,有桃花雨和水塘的舞蹈,我还会落寞满城吗?我看到了桃花的微笑,就开始等那个貌若桃花的女子的遇见。

当寒冬离开时,我看到了它的白手臂在挥舞。这时,我就在灰黄的草地上眺望春天。阳光碎金一般满地都是,我的身边流散出一条条涌动的小河。水是晶莹的和残冰,阳光碎碎的坠落,能听到金属般的脆响。我知道,我的身上金碧辉煌,我将迎接新的时光。我也看到,当阳光若手,每拂过的地方就会水光洌滟。不多久,我就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风拂过竹林,又像清泉滑落岩壁,宏大而细小,靠近而悠远。我能感觉到地下的热流,那些草根在行走,划开了土壤,往上顶撞。我被这美妙的声音陶醉,我被地下的热流激活。能感觉到涌动的力量穿过我每一丝血管,打通每一处脉络。我想和它们一样冲破寒冬遗留的冰甲,蓬勃而起。可是,我只能躺着,任由一条条根茎将地下的热流像鸡血一样打入一颗颗草芽,破土而出……

在后来的每个白天和黑夜,我都目睹了它们的热烈和自己的沉默。再后来,我身边的草芽都被风吹过,被雨浇灌而成了绿色的大树,我知道那些风就是春风,那些雨便是春雨。那些摆动的绿腰让我烦恼,被挡住了看到远方的视线,我的世界开始模糊不清,我在这些树下不语。我被丢进了一个叫森林的地方,像一只落果等待腐烂。可实际并没有想象的糟糕,因为我是一颗石头。这些时候,我总能听到咚咚的声音,那是森林里的野果落地。在几天以后的黄昏我看到,一行行的蚁虫列队从我的门前走过,它们手足上沾着未干的残血,浩浩荡荡。我知道,那个落果已遭不测,我能想像出那些惊人的骨头和空壳的衣物。我开始听到在丛林里有很多怪虫和飞禽唱着无休无止的挽歌。我想说我不知道它们都在为谁而唱,真的。直到有一天,秋风过处,当天空冷雨飘摇,这些森林开始扑倒在水里啜泣,我才知道春已逃之夭夭。一棵棵大树倾倒,到处都能嗅到草叶的腐香。它们要在大地上和泥土交谈,大致的意思是自己的墓地可否被阳光照耀。我一直听它们说着话,最后空余风声。然后纷纷扬扬的叶子在我的身边砸落,生硬或飘逸。我看到,那些秋雨是它们流下的血色的泪,泪流成河,群山流火。这时候,我的世界已不再模糊,我看见了缤纷落叶的小径,白茬的农田茂盛的秋季作物,还有依稀村庄,烟火和远方。

现在,我开始等待,在春水绿蓝的幽静湖边。

我想会在寂寞琴声里,你从这条小径上回来。

站在镜子前面,就看到了丑陋的自己。

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清楚,那个镜中人,当一切饰物都褪掉,原始的呈现。这是要洗净自己,尘灰,污垢,疲惫,浮躁,还有身份,身份之上的光华之种种。人总是这样,只有在私密空间,在斗室亮光之下,才敢于把自己纯粹的放出来,放在高光之下,就像一颗被剥了皮的水果。是的,更像一只被砸碎壳的核桃。这时你是否看清了这张皱褶遍布的脸?我知道这些补白霜所掩盖的事实,当流水冲掉亮彩,我们就被时光带到了这个年龄,到这斗室之内的自己。当双手离开眼睛,那些瞒天过海的东西旋转着从洗脸盆漏斗消失。然后,你很真实的发现了自己和镜中的那个人。那个人讨厌的在笑,你是否发现?然后在说话。

你的头发稀疏无光,你的眼神忧郁迷茫,你的皮肤黯淡灰沉,你的精神萎靡不振,我亲爱的大叔。

……

你的身体状况糟糕,你的肚子和腰臃肿,体检反映有问题,你的动作变得笨拙,能听到喘气的声音。

……

你抽烟酗酒,经常熬夜,经常瞌睡,记忆力衰退,你自控能力减退。是的。现在孩子慢慢长大,老人逐渐衰老,你的事业还需努力,有很多事情要你去做。

大叔低下头颅,时光凝固……

那个镜中人看着你,我却无法遮掩事实。

是的。坦诚的告诉你吧,我现在很沮丧,我感到了时光的可怕和公正。食物,生活,情绪,我都无法自控,我变得焦虑,抑郁,我知道无节制饮食太不好,太随意生活不好,可我总明明白白的去满足胃口,慌乱应对人生。哦,你说对了,我经常记不起一些事情,比如迎面走来的人向你微笑打招呼,可我茫然迷乱寻找曾经;我翻天覆地的在寻找孩子的签名成绩单,可它就在我的手里拿着就是找不见;我总找不到第二天要出门穿的衣服,还有很多次忘记了朋友的宴会,这些宴会对他们来说是多么重要。我感觉自己力不从心,容易瞌睡,我能知道这种慵懒的后果,很多时光就这样眼睁睁擦肩而过。是的,我喜欢黑夜,白天让我疲惫透支。走到街上,我会觉着自己看到的每一个人都那么幸福。我承认自己凌晨之前从没睡过,我经常在书籍和文字中放逐自己,当月光爬上窗台,星星点起长灯。我告诉自己,我还能睁开眼睛,我还有什么理由孤独?我事实很厌恶自己抽烟的行径,我也经常去赴酒。抽烟老被人闲话,饮酒留下了伤疤,可生活中的压力浪潮一般扑来又扑来,太清醒就会被强光灼伤,世界这么大又这么小,你要逃到哪?我知道这是一个很不高明甚至十分愚蠢的理由。我一直在想,现在的生活,城市和世界到底给了人们什么?岂不知道多少人掏空的不仅是肉体还有精神,荒草丛生,挣扎度日。说这些话,不是又在给自己找求生洞口,我在想和我一样度日的人们,那些失去光泽的生命和人生。是的,我不光是动作笨拙,反应也开始迟缓。不知道是社会节奏太快太复杂,还是自己日渐萎缩,当晨起跟不上同行的人潮,午后接不住球友打来的球,跑不动,跳不高,走不远的时候,我知道了那个小伙子走了,留下了一个大叔。

后来,在发现这个春天风暖雨斜花开时,才知道自己离这个美丽的世界,这火热的人间多么遥远和陌生。我是大声骂了一句的,这狗日的春天!我知道我这样的粗俗,但很痛快!你要知道,你来了,我将如何告别今天?是的,当大家都逃的很远,而有人却困在原地,我想说,现在的生活之于我们已空前紧张,最糟糕的莫过于人际关系。利害面前你多我少,无利害时冰冷漠然。大致三类,一类人望穿钱眼,一类人寻根问天,一类人浪荡人间,我们都游离在自己的生命荒原。这就是现在的我们,据说现在的鸢尾花盛开得紫蓝,我们的花呢?

毛巾在哪,我擦擦汗。

没错,这就是现在的自己。想对你说,我喜欢田园牧歌的生活。我羡慕那些青草地,绿色葱茏花朵盛开的旺盛生命。可以策马由缰,自由自在,我羡慕游鱼,多么简单的世界,一生沉默,累了可以停下来,可以不管红绿灯。我羡慕小鸟,它有可以远走高飞的翅膀,有成片碧绿森林,千山暮雪,可以谈一些简单温暖的小恋爱,满足简单的小幸福。我也羡慕农夫,有自己的田地可以挥汗种收,可以粗茶淡饭把日子过得富足。我其实也羡慕寺僧,那里不染尘,人生幽静。这些简单的要求和生活,我觉着就是精品人生,就是品质的生活。而这些只能想想,经常会湿了眼眶的想想。其实,人的一生很多事情想想也很幸福。我知道我在宽慰自己的灵魂,傻傻的,但我们不是傻瓜。

毛巾呢,我擦擦泪。

很抱歉自己的,我疏于体检。能记起的次数很少,有时候体检了,最后总没见到报告单。直到有一天莫名背痛,才求医体检。结果是因体胖,各种高,常伏案,运动少,喝酒抽烟,健康堪忧。所以,我精神状态欠佳,我的皱纹在悄悄爬上来,我的皮肤干燥粗糙,我的两鬓突显“空地”,头顶开始稀疏,不敢想梳子,更不愿意看到梳子……

我在说话,他在看着,在听。感觉就像一把解剖刀在光顾一只青蛙。此时灯煞白,脸苍白,看着镜子中的他,听屋顶白色莲蓬滴水嗒嗒。突然,想起了彼得梅尔的《一只狗的生活意见》,那个小狗仔仔,它说家猫是“自持清高,不善交际的毛球”,我在想当人们都在这斗室,是不是也会成为不可多话的“肉球”。突然发笑,笑我们都在这样的斗室看到了自己,很像家猫一样躲在安静的角落度日,说一些意见给自己听。这话是不是多了,我发现从来没有这么废话过,尽管感觉自己有演讲天赋,确实可笑,其实可悲。

哗!那个镜子里的人消失,成了碎块。

这是一只拳头在说话,窗外春光荡漾——

从山上采回来了的一些花,手有余香。到幽静庭院,绿篱道旁,白色的花连片成裳香更浓,我知道这是荼蘼花,多像一位素衣娘隔墙相望。伸手几朵,醉了心窝。我也知道“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这是春天最后的盛宴,而花期过后你又将去向哪里?我在想今天的遇见,是否会你我荼蘼?又何期相见?盛满水,花满镜,一念到彼岸,青丝落雪白。一瓢净水灌顶,这个大木桶,水漾残花走,睁眼才发现,指染水红刺痛。找了块小布片,似梦非梦。

伸着指头我发现这不是很骄傲的一个杰作。我在想,人们一直好争斗,这个沿袭确实毒深不浅,但若有所醒悟,自会知道明里暗里最后都徒有虚名。而今让你一丝不着,华冠皆抛青春之花荼蘼,你可再折腾?要知道,净水之下,莫说高下,无论富贵之体或贫贱之躯皆为洗澡,除去污垢都能鲜肉华光,若面面相对,都是肉球一个,你可再论多少?我还想说的是,都为除垢,然而荡涤的是灵魂,若真没能放下或丢掉,你依然肮脏。其实,若真的是这样,你有权利保持沉默,你有必要去抄下水表看看水费。

这个挺可笑的,但不可否认当一个人在斗室,在莲蓬下像浇灌一棵庄稼一样遇到那些甘霖,确实是幸福的,美妙的,你有权利去唱歌或者咆哮,安静或沉思,总之你能想到一棵庄稼在蓬勃生长。当然你可以放肆,放肆到成为一个想象派,但你发现没有,你很能拿自己开涮,当然这是你的权利,你可以任性到断电或者断水。当然,若在黑暗中洗澡,这肯定又是一个冷笑话。我们很多时候有权利欢笑,比如我们说到这些话的这个时候。

脚像两棵树根,上面生长着树枝和果实,最大的一颗会思考和说话,当然不排除它有时候经常乱思考和乱说话。当站在镜子面前,你应该感谢镜子,是的,这是个伟大的发明。你从镜子里能看到那个会思考和说话的人。这时候,他丑陋,他觉得人很可怜,都会有这样的死胡同,因为从开始就钻进了铁笼子。当然,还是想一些美好的吧,比如过去那些时光,比如我们还不丑陋的时候。可现在若想到这些的话,会逼着自己发疯。因为我的头发稀疏,我的皱纹密布,我的皮肤松弛,我的乳房低垂,我们都力不从心,我们都有话都不说。我想说,我讨厌这样。所以,我们经常会像家猫一样躲起来,我们掩饰哭泣和快乐,我们会想那些华丽的服饰,我们在面膜,我们在补水,我们清楚的糊涂着,让自己一塌糊涂。这是一个讨厌的事情,简直有些糟糕透顶。你说呢?

很多时候被莲蓬的水浇灌的眩晕或冰透,看到自己你会相信和明白很多事情。双臂抱着自己还那么孤独忧郁,抚摸着自己的脸庞泪水擦也不去,就坐着发呆,或者成为一个思维空白的壳,和时间一样安静。安静。安静。

热水器是提前半小时打开的,水温70℃。莲蓬是小莲蓬,旋转了几圈才到这个位置。站在水边,开始是凉水,感觉像一棵临风的树在江边,然后有热风吹来,我伸出手臂迎接这个春天。我想,春风为什么这么暖,因为春风已化作星雨,我成了水滴。

现在,我在想我是要先洗澡还是要先洗我的衣裳。

站在镜子面前,我看到你,你诡秘的对我笑。

这次回到故乡很突然,因为昨日梦,说走就走。

打开窗,便有青草味和桃花香被夜风悄悄带到鼻尖。能看到对面的楼上一些窗格子发亮,我以为那是石壁上的佛龛点亮灯盏。那些轻闲的流云,必是袅动的佛香。我知道这些窗会亮起来,也会暗下去,代表着一天的轮回。熟睡的他们是不知道的,那些黑的窗子里的无声世界,安然平静。因为黑夜可以覆盖一切。这些亮着的所在,能看到光明,风景和呼吸,还有饥饿,忧愁和欢乐。我在想,这样的夜我的窗,在黑暗中你是否会看到一双洞穿苍穹的眼睛?那是持钵倚杖的浮屠,在星夜的江边的草亭,听虫鸣观天灯;那是发着紫色瓷光的水晶利剑在这个安静而躁动的世界守护正义与和平,健康和幸福。江边亭无人叨扰,古船沧桑失色,江水愁容万里,江堤荒草参差,群山狂欢。此时,七八颗星辰落水,五六片暗花浮沉,三四声梵音清彻,一两杯山茶沉郁,万籁俱寂。这安详的旷境,该是世外桃源,江舟渔火暖,清波呢喃。冷香扑面的优昙花生出冰洁的瓣,像一双双手在漫山碧翠间召唤。寺门朱红,金字祥光,佛花隆盛——

睁开眼,望见自己的手伸在黑夜空中,缘来是梦。这时月亮正路过窗前。她的眼眸纯澈若水,我披衣看月色流泻成河。河里泛着银波,窗台上的八仙盆又开了小花几朵。对面的楼层漆黑若谷,四边透出天光,东方破——

车上总迷糊,身边坐着儿子和一个小包。我突然发现在离开故乡时大包小包带不完,而今天回乡却这样简单,我不知道为什么。儿子见我迷糊用手戳了我几次,我说醒着呢,然后把目光投向窗外,看飞速倒退的世界。那些倒退的若是旧时光又该多好啊!儿子坐在旁边,好像守护着一个渐行渐老的故事。我享受这样的守护。想起那年离开故乡时的不舍情绪,今天却安静自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说走就走,回家。

回到家的时候,在院边看到父亲正在菜园浇地。那些油菜之类的像一块块绿色薄毯,整齐划一,清澈的水从旁边的河里抽上来,河道满是茂盛的芦苇。我惊喜的对儿子说,快叫爷爷。儿子似乎害羞,笑笑然后跑进院子喊“欣泽”,欣泽是他们兄弟姊妹中最小的一个孩子,三岁多。我竟担心儿子太腼腆,像个女娃子!我径直走向地里。

看着长势蓬勃的菜蔬,我惊喜的合不拢嘴。父亲看见我眼里闪着亮光而嗔怪的说,么事就不要回来,豆豆(小儿乳名)也回来了?是的,他进屋里了。和父亲说着话,水流欢快地在一行行菜地里赛跑。稍有不平整的地方,父亲就用铁锨疏导下,水就漫过去了。我能听到胖墩墩、绿油油的小菜苗咕咕喝水的声音。

菜地浇完,父亲的老布鞋已湿透,粘上了泥巴。收拾好水泵,我们圪蹴在菜地旁边的土坎上看着一片汪洋的菜地说着话,他抽着旱烟。看着满眼的菜,我看到了父亲的欣慰和期望,就像他看到我和孩子。父亲依然清瘦,习惯了那一身的朴素。背上的T恤汗水浸透,短发中夹杂着白发,胡须漫长。他用骨节变形的手捏着旱烟,我很享受这旱烟的味道,和父亲在春天的美丽菜园说话。刚圪蹴了一会儿,我就觉着脚发软,腿发困。父亲对我说要注意身体,我感觉惭愧,有点五体不勤。我算是一个装粮食的器物,而父亲却干瘦成一座木雕。父亲让我多照顾老二和老三,把娃娃看管严,我一一应诺。他让我少喝酒,多节俭,好好工作,与人为善,我一一应诺。他把烟锅在地上磕,我说我也来一锅。父亲看看我说,烟也要少抽的,递给我,烟锅烫手。装了烟沫,呛呛的,香香的就有了故乡的感觉,故乡的味道……

此时儿子豆豆把几个小娃从院子里带到了菜地。孩子们一时间“爷爷”叫个不停,都往怀里钻。父亲一个个应着,摸着头,乐呵着很开心。父亲拉着豆豆的手问你咋回来了,书念得咋样,又长高了!豆豆腼腆地说,好着呢,爷爷,你该理发了。他刚一说,弟弟家的女儿抢着说,咱给爷爷梳个小辫儿吧。孩子们都笑起来,父亲乐得合不拢嘴。这时候,突然小欣泽大叫起来,原来是把脚塞到泥里面了。刚浇地,水把地头的小渠泡软了。大家赶紧把他的脚从泥里面拔出来,在旁边的水洼里清洗鞋子和脚片。我说,小欣泽的脚像一只白萝卜!孩子们都哈哈大笑。父亲说,都赶紧往上走,看把你们的脚都变成“白萝卜”了。孩子们笑着,一个跟一个从地里出来,往院子里面跑。

这春天的菜地,快乐的嬉笑,美好的时光!我知道,这就是故乡,真实而朴素。我也知道孩子为什么更喜欢乡村。这里才是他的乐园,这里才有真正的童年。而于父亲来说,孩子们回来和他在一起,他的世界才会更完美。这就是他想要的。我看到了那些绿油油的蔬菜在水的滋润下,在阳光的照耀下正鲜嫩成长。

和父亲坐堂屋里他一直喜欢听我说话,说关于自己和母亲的一些话几乎很少。比如提及他们俩的健康或者什么。即使问,也都说啥都好着呢。能看得出来,父亲尽管身材瘦小,但内心强大。他一直和母亲说不要给孩子压力,精神上和物质上的。之所以珍视下面的菜地而不辞劳苦,他说可以供他们的生计无忧。平日里精心种养,白天收拾,次日凌晨3时再推车到十里开外的市街批售。到6点多时辰回来,又去翻地播种,每年的春天和夏天几乎都是这样度过。说起来父亲倒轻松快活,他很知足。母亲尽管身体孱弱,她总说不累的,就是带几个孩子,也不出什么大力气。这些事情我们是劝过很多次的,可他们却说好着呢,更别提请到城里一起生活。有时候感觉自己很无奈,无法留父母亲在身边而依然要受清苦劳累。每次他们到县城都是一声不吭的回去;有次给父亲过生日,他竟然像孩子一样生气跑出去躲藏起来。每次我们带东西回去,总要受到责备。父亲总说,他们还能动弹,比起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还小着呢。无奈下,我们只能由着他们俩“倔强的孩子”。而能做的就是经常抽时间回去多陪陪他们,让他们不再孤独。

回家后的两天,我对母亲说做饭交给我吧,您为我们做了一辈子的饭,也让我给您做顿饭吧。母亲同意了。可当我在厨房忙起来的时候,她总在旁边打下手,边和我说话,很开心。饭菜摆上桌,父亲会拿出酒小酌几杯,让我陪他也喝。母亲把孩子们都安顿好了,自己才最后一个动筷子。看着一家人吃饭高兴的样子,父亲和母亲很欣慰,我很幸福。其实,做了两顿饭,手就被刀切破了两次,娃娃们看见大叫说大伯手流血了!我说别让奶奶知道啊,大伯一会儿去街道给你们买糖果吃,乖!孩子们就不说了。尽管手破了,可疼在手上却甜在心里。

一天饭后又和父亲拉着话。他突然像个孩子一样的伤感。他说再强壮的树木迟早会枯朽的,上房里面的那些板材自己会择日晾晒。这是规律,自己心里有数。作为长子,是要对你讲的。父亲突然说了这些话,我愣住了。我说乱讲啥呢,莫要说的!话是这么说,可心里真不是滋味。记忆中父亲有一次摔倒在地,是几个乡亲救起了他,可他从来没有讲过;母亲冠心病、高血压经常心慌气短,可她从没在我们面前提过。而每天陪伴他们的都是孩子,他们要照顾孩子……父亲看着我无语,几度哽咽,他说自己今天多喝了两杯。他在院子里取了工具去了菜地。

夕阳染红了山峦,绿树苍翠。院子里的几朵花开得有些得意,我讨厌它们的无知。当我沏好茶端给父亲时,他正佝偻着身子在耙地。我站在残阳如血的地头流泪——

那一夜的雨很突然,还没来得及将院子里的东西拿回屋,它就劈头盖脸地将乡村的夜打得噼噼啪啦。那些刚探头望见春天的花儿被雨点打晕,花瓣和叶片满地。我莫名的害怕起这春天的雨夜。待父亲母亲说话之际,我打起伞冒雨去村上的卫生室买药。风骤雨急,伞几次被刮落,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冰凉地在脸上奔流。黑夜能若何?我挺进在这暗夜的雨中,脚下积水如河。我在祈祷,祈祷雨过天晴,会有星空和明媚天气。

当踩着泥浆回到家时,父母亲已休息,可灯光仍亮。我知道,他们在等着他们的孩子回来,他们永远为自己的孩子点亮灯盏。我轻轻推门进去,拿出“速效救心丸”轻轻放在母亲的枕头旁边。我静静地坐在旁边……

外面雨声断续,屋内灯光温馨。静静的坐在父亲和母亲旁边,守着他们真的好幸福。我愿意守住这样的时光,我的要求是一万年……

夜,乡村的雨夜,万籁皆美,乡音迷醉。我轻轻闭门,撑伞在雨夜。我知道院子里的那些花都是奔着春天而来的,可春天却愣是有着这样的瓢泼之水。风是凉的,透心寒背。我看到那满树的花和我一样抹泪以对。我们都在以火热的心奔向春天,而生活却让春天哭了,去葬花!这个夜的雨真大!

第二天,我醒来才发现自己和衣而睡。外面鸟叫清脆,孩子们拍着窗直喊“大伯起床!”就在我拉开门的一刹那,阳光金晃晃地洒满了房间,还有孩子们欢快的笑声。我知道,天晴了!

是的,天晴了,我们才会看到阳光,蓝天白云,还有幸福快乐和美丽城郭。

八  

今天立夏,太阳穿透云朵,大地开始亮堂起来。

我知道,春天就这样过去了,她不会在乎你过得快乐不快乐。她只知道匆匆赶路,像一个过客。其实,每个人都会在这样的春天里生活,简单也好,复杂也罢。春天里有花开,也有花落,有欢乐也有忧伤。怎么活都是过,或许你在赏花时,她就在对面的花丛望你,你在河边洗衣时,她就坐在对面的岸看你,你在院子里小凳上叹惋时,她正在对面的树下和你一起哀伤,你在春夜安息时,她就在窗外的月色下想着心事……其实,我想说,我想说咱有事没事都别去惊扰她,因为她和我们一样匆匆,匆匆来,或者匆匆去。我们都只是过客,我们就都各走各的路吧。那是一条通往山上的路,回去的路,能看见经幡的路——

在春天,我想说一些话。其实,你是知道我为什么要说一些话的。春天来了,很美,我们得珍惜这么好的季节。于活着之上,说这些话,就和春天打在一起,可现在说春天的美,或者不美又有什么意义?是的,这个春天来了,现在就要走了,我真的很留恋,我知道你一定和我是一样的心情,因为你也有这样的春天,你不会让自己的春天就这样过去,对吗?

当然,你不会阻挡这样的时光的,特别是美好的事物。我们都躺在这绿荫之下,站在这小河旁边,守在这粗宽的赤色门槛,看小鸟飞翔歌唱,听溪水欢快流淌,望青云盘绕。我们又能做些什么?

今天立夏,你看看,太阳穿透了云朵,大地开始亮堂起来。所以,我就听到了夏天的浅唱。你听!那是这些年来绝美的挽歌——

在春天,我四十岁。

责任编辑:杨小龙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