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小说 >> 正文
错缘,随缘
来源:原创     作者:申瑞敏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5-09-27
    

民国二十年,一位富家公子与一位歌剧演员的爱情故事。

(一)相识

①相识第一天(夜) 歌舞厅内

歌舞厅内一片热闹,以社会上流人士为多,男士西装革履,女士身着礼服、旗袍。端着甜品、红酒、高脚杯的服务生到处走动。

严文泽:(从舞场下来走向休闲区沙发)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恕我冒昧,我在那边已经看你好久了。

白凝烟:(放下酒杯)先生,我们根本不认识,我为何要答应你的邀请?

严文泽:我知道此举很冒昧,但我挺欣赏你的,希望有幸与你跳支舞。(很绅士的站着,突然变出一朵玫瑰花)

白凝烟:(惊讶,高兴)那,可以。谢谢你的邀请。

两人携手走向舞场,严文泽穿着白色西装,打着蓝色领结,穿着白色皮鞋。白凝烟穿着红色镂空花旗袍,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伴随着舞曲,两人很有默契的跳着。

严文泽:感觉你挺有名媛气质的,你是哪家小姐。

白凝烟:我只是一名歌剧演员,可不是你口中所说的名媛。你是做什么工作的,看你穿的挺文雅的。

严文泽:我刚留洋回来,目前还没工作。歌剧演员挺好的,挺文艺的工作,我挺喜欢看歌剧的。

白凝烟:那我猜你是一位富家少爷吧。

严文泽:嗯,算是吧,但我不喜欢这个身份和称呼。你什么时候演出,我去看。

白凝烟:明天下午五点半在星苑剧场有我一场演出,你来看吧。

严文泽:好的。(舞曲终,退出舞场)

②相识第二天(下午六点多) 星苑剧院内

剧院内布置华丽,上层一圈全是雅间,无一空位。下层整个观众席全是满座,白凝烟在台上表演,严文泽在一雅间观看。之后,表演结束。

严:(卸妆间)这花送给你,你刚才的表演挺不错的。在进剧院时,我看到门口你的照片了,才知道你的名气挺大的。

白:(卸妆,拆头饰)还好,我基本上就表演一个剧目,一般吧。

严:我在留学的时候看到的都是洋人的歌剧,再看中国人表演的,觉得挺特别的,真的演的不错。

白:太过奖了,没你说的那么好。

严:没有啦,我是实话实说。对了,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吗,约会之类的。

白:今晚,好像没有,怎么了。

严:现在才晚上七点多,我可以请你喝咖啡吗。

白:当然可以,谢谢你的邀请。你先在外面等我一下,我换一下衣服。

严:好的,我在外面等你。

③相识第三天(晚上八点) 咖啡馆内

咖啡馆内以暖色调为主,窗帘桌布都是淡紫色,桌椅柜台全为米白色,墙壁上有几个西式风格的灯饰,光很柔和。

严:(烟灰色西装黑色皮鞋)你想喝点什么,吃点什么?我看他们这除了咖啡,还有小甜品。

白:(穿着青花瓷纹理的旗袍,白色高跟鞋,拎着天蓝色的包)随便,什么都可以。

严:那好吧。服务生,要两杯你们店的特色咖啡,再来两份小甜品。

服务生:好的,请稍等。

严:我也是刚回国没多久,听说他们这是手工现磨咖啡,味道不错。

白:好像新开没多久,之前没来过这家店。

严:好吧。除了工作以外,你平常喜欢做什么。

白:有时和同事喝咖啡,有时去舞厅跳舞或在家听听唱片,你呢。

严:我刚回国,家里就让我打理、照顾一下生意。

白:你留洋是学什么的。

严:学经济管理的,因为家里做的是茶叶生意,对家里生意有帮助吗。你呢,是什么时候开始当歌剧演员的。

白:我从小家里就贫寒,兄弟姐妹多,十三岁就从家里出来了,刚开始在星苑剧院干服务、杂役。然后就偷着学了些,最后被师父无意中发现,培养了我。

严:那你的身世经历挺苦的。

服务生:先生、小姐,你们点的东西好了,请慢用。

严:谢谢。

白:谢谢。

(二)相恋

两人彼此的了解着,慢慢地就相恋了……

①几个月某天(日) 马场外

那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出去游玩真是一件乐事。

严:(穿着骑马装,牵着白凝烟的马)今天心情好不好,凝烟。

白:我今天很快乐,就是我不会骑马,在马背上,马一动我就害怕。(穿着骑马装)

严:没事,我会慢慢教你的,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骑了。

白:嗯,我都骑了好一会了,好累呀,扶我下来吧。

严:来,踩稳,扶着我,那条腿跨过来往下跳一下。

白:哎呀,下来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

严:骑多了,你就慢慢习惯了,也就不会那么累。

白:(深情地看着严文泽,吻了他的脸)文泽,认识你,与你相恋,我很幸福。(跑开)

严:(追她)等一下我,别跑那么快。两人牵着手,在夕阳下散步。

②某天后(夜) 电影院

严:(穿着灰色毛衣、黑色风衣、黑色皮鞋)你今天穿的挺漂亮的。

白:(彩色花纹旗袍,灰黑色毛大衣,红色包,黑色高跟鞋)哪有,跟平时差不多。

严:好了,夸你呢。走吧,进去看电影。(牵着她的手)

白:赶紧进去吧,外面雪挺大的,快冷死我了。

就这样,白凝烟依偎着严文泽,看着电影。

(三)分手

1.一年半后某天(日) 严家内

严父:文泽,你留学回来也都快两年了,家里生意你也熟悉了,该考虑一下你的终生大事。

严母:是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该为严家传宗接代了,我跟你父亲帮你相了几个,改天见见。

严:父亲,母亲,我自己的婚姻让我做主,你们能不能不要过多干涉。

严父:不行,我们那会都是家里人介绍的,就直接成亲了,现在不也过得很好。你跟那个歌剧演员的事就死心了吧。

严:父亲,你太过分了。现在是民国,不再是旧社会那种包办婚姻的年代了。

严母:你就听我们的,沈家小姐就不错,也是个留洋学生,而且还跟我们家是世交,哪天见见。

严:母亲,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别再瞎介绍了。

严父:哎,你去哪呀,我还没说完呢。

严:去店里……

2.某天后(日) 海悦餐厅包间内

白:伯父,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浅紫色旗袍,白色高跟鞋,白色披风,紫色包)

严父:我这个人比较干脆,你跟文泽的事我也知道的,但我考虑到家族名声和他的前途……

白:伯父,您有什么话直说吧。

严父:你跟文泽不合适,在他的事业上你也帮不上他。我跟他母亲给他已经介绍了沈家小姐沈毓敏,我希望你离开他。

白:我……必须离开他,也要离开这座城市吗(眼里含泪)

严父:对,这样文泽找不到你,他才会对你完全死心。这里有一笔钱够你后半生用了,以后你也不用再工作了。

白:伯父,你的意思我懂了。这个钱您还是拿回去吧,我走了,放心,以后我不会再与文泽相见。

秋风萧瑟,天灰蒙蒙的,满地都是落叶。

③两年后一天(日) 寺庙内

与严父约见后,白凝烟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严文泽怎么也找不到她。他也沮丧颓废过,这两年里,沈毓敏一直关心照顾鼓励他,之后他们就结婚了。

严:你慢点走,一个快做母亲的人了,还这么活泼。

沈:没事的,我会小心点的,我现在不是一直都穿平底鞋吗。

严:母亲就是太传统,太迷信,生个小孩还非要来这么远的地方烧香拜佛。

沈:哎呀,母亲也是为我们一家三口祈福,不就是多走点路嘛。

严:那,好吧,我不说什么了。你真是个乖儿媳呀。(捏他鼻子)

白凝烟穿着出家服与严文泽擦肩而过……

责任编辑:杨磊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