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小说 >> 正文
菠萝
来源:原创     作者:草鞋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5-07-29
    

距离方金锁死亡快三个月了,市安监局的调查结果还没公布,李兆军、乔海涛、景浩然、安小飞几个人提心吊胆的上着度日如年的班。这几个人里面,日子最难熬的要算李兆军了,因为方金锁死的那天,他是当班队长。是队长不要紧,要紧的是方金锁就死在他怀里,而最最要紧的是他组织乔海涛、景浩然、安小飞几个人作了伪证。作伪证干啥,当然是逃避责任了,但事后,安小飞这厮竟在他面前骄横了起来,特别是今天,安小飞井下睡觉,李兆军罚了他二佰块钱,安小飞居然顶嘴说“井下睡觉咋了,又睡不死。”一个“死”字噎得李兆军张口结舌,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其实李兆军并不怕安小飞,因为方金锁死的时候,信号正是安小飞发的,开绞车的景浩然听到信号后,看也没看就点动了绞车,该死的方金锁此时恰好出现在了由滑轮、绞车和溜槽三者构成的三角区内,随着这一点动,滑轮破裂后直接飞进方金锁肚子,他大概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卧倒了吧。所以说李兆军根本就不用怕安小飞,因为发信号前看三角区内是否有人是最基本的常识,如果这些被市局知道了,李兆军要是坐牢,他安小飞也躲不了,景浩然肯定也得跟着进去,因为他倆应该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至于乔海涛,正是因为和方金锁意见不合,骂着要方金锁滚,方金锁这才气咻咻地扔下手里的撬杠转身走的,这么说,李兆军和乔海涛、景浩然、安小飞四个人其实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下班后,李兆军蒙头睡觉,耳边有只蚊子说话般的嗡嗡,他莫名地觉着这只蚊子就是方金锁,睁开眼来看,蚊子试探着落在他赤裸的胳膊上,一丝微痒转瞬即逝。“饿死鬼”,他抿嘴笑了,方金锁死的时候是凌晨五点二十,况且那天下井时把吃的喝的落在了更衣室,干了一夜活水米未进的他不饿才怪。微痒慢慢散开,肌肉不由得缩了下,这一缩,蚊子抬头看了看他,他一丝不动,尽量使呼吸保持舒缓。蚊子埋下头,贪婪地吸吮了起来。突然,他想起方金锁死的那天,去往工作面的路上,方金锁说自己这辈子没吃过菠萝,李兆军一惊,一个菠萝也就四五块钱,街道上切成块串在木棍上卖的也就一块钱一个,这方金锁也太抠了吧,便笑着说“回头我给你买一个”。叮在李兆军胳膊上的蚊子肚子一鼓一鼓吃得正欢,“吃吧,吃吧,你个饿死鬼。”又想起那天晚上,方金锁说儿子后天结婚,他下班后得请两天假,李兆军说今晚活不多,咱死任务活时间,几点干完几点下班。得了令的方金锁快步如飞,乔海涛、景浩然、安小飞跟着一路小跑,待李兆军赶到工作面,他们四个已经忙乎开了。任务真的不重,安装六组喷雾和二十四个刮板,再撤除一台绞车。“唉,真不该呀,临时增加啥任务呢。”李兆军狠狠地攥了攥拳头,正是这一使劲,蚊子受了惊吓,笨拙地起飞了,可又没飞多远,就停在墙上,身体由于吸饱了血而臌胀着,喘气一般地翘动着肚子。点燃一根烟,朝蚊子吐了一口,蚊子晃晃悠悠地起飞了,他这才想起一向吝啬的方金锁从不抽烟。手机响了,是乔海涛打来的,和乔海涛坐在“宏利酒店”吹啤酒,吹得满脸是汗,衬衫湿漉漉地贴在胸脯上。

“我看乔小飞这人靠不住,得想办法堵住他的嘴。”

“信号是他发的,主要责任在他,大不了我跟他一起坐牢去。”

“不会这么严重,死一个人在煤矿不算大事,你是队长,你懂得。”

“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死人不死人的事,而是我组织你们几个作了伪证。”李兆军手指点着桌子。

“我打电话叫景浩然过来,只要咱三个口径一致,他安小飞想翻供就不可能。”

“算了,还是我回头找景浩然单独谈吧。”

李兆军酒量大,搁平时吹一箱啤酒还照样能下井带班,但今天不行,俩人才喝了六瓶,头疼的跟要爆炸了似的。趔趄着回到宿舍,吐了一地,瘫软在床上,那只蚊子又飞了过来,停泊在他赤裸的大腿上,李兆军伸出手掌轻轻捂下去,蚊子挣扎着嗡嗡乱叫,狠狠地摇晃了一阵子后,朝着吐出的污物丢过去,蚊子牢牢地粘附在了酒肉组成的混合物上。“吃吧,喝吧,你他妈真是个饿死鬼。”

接下来的几天里,李兆军继续当着他的队长,带领二十多名工人照例开会,下井,洗澡,吃饭,这队伍里当然包括景浩然、乔海涛和安小飞,只是自从死了方金锁,李兆军总是捡个没人的角落匆匆扒拉完就走。安小飞自从被处罚了二佰块钱后,干活总是骂骂咧咧地,李兆军懒得理他,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队长眼看着是当不成了,在煤矿,实行的是跟班负责制,谁跟班出了安全事故谁受罚,这几年,煤矿安全工作抓得紧,死一个人不但要罚款还要问责矿长,跟班队长自然会被免职,跟足球比赛成绩不好换教练一个道理。“妈的,来煤矿二十多年了,一铁掀一镢头的好不容易干到队长,眼看着被方金锁这饿死鬼给毁了。”躺在床上,李兆军仰天长叹。自从作了伪证后,李兆军心里一直忐忑不安,虽说伪证做得天衣无缝,但市局调查人员可不是好骗的,他们都是专家。“钢丝绳和滑轮处于静止状态下,你和方金锁、乔海涛一起支溜槽,是什么外力破坏了静平衡,难道仅仅是过疲劳引起弹性变形吗?还有没有别的因素,比如说有人发指令让绞车提升,结果滑轮因为静平衡被打破而炸裂。”“起吊溜槽之前,作为队长,你有没有计算过起吊物体的重量是否在滑轮起吊范围之内,钢丝绳的破断力是多少?”“方金锁是怎么进入三角区的,进入三角区后为什么没人发现,谁在监护?”调查组的问题实在太难回答了,作为队长的李兆军满脸是汗。“确实超重了,我把这忽略了。不知道方金锁什么时候进入三角区的,干了一夜活,太累了,真的没注意。”他的回答诚实得不由人不同情。“市局看在我辛苦的份上,估计不会直接免了我吧。”李兆军一直盘算着能否保得住自己的队长,他把这看得太重了,诚然,从普通矿工一步步干到现在,确实不容易啊!

自从方金锁死后,乔海涛一直没单独和李兆军谈过话,每天默默地干活,一下班就躲进房子,一向大大咧咧的他再也没在楼道吵闹过。李兆军很想找乔海涛谈谈,但觉得不好开口,李兆军茫然不知所措,抽着烟在楼道转悠。“李队,啥好烟,来一根。”安小飞嬉皮笑脸的招呼道。接过李兆军递过来的香烟,安小飞美美实实吸了两口,“走,李队,街道喝两口。”

“方金锁是该死,不就加了点活么,再说这活是咱上班次遗留下来的。”嚼着烤肉,安小飞振振有词。

“他儿子要结婚了,他急着早下班,也在情理之中。”

“还不是因为景浩然,跟屁虫一个,他凭啥骂方金锁滚,要不是他,方金锁会撇下撬杠走人么。”

“谁都有责任,但主要责任在我,是我违章指挥造成的。”

“唉!我开绞车时也没看,再说发的是点动信号,结果我稀里糊涂弄成长开咧,才把滑轮拉炸的。”

“别说了,事已至此,看市局调查结论吧。”

“别害怕,不就是个队长么,免了就免了,从头再来不就得了。”安小飞端起酒瓶,一咕噜吹干一瓶啤酒,抓过猪蹄啃了起来。李兆军突然心头一热,大脑醍醐灌顶般的清醒了。“来,我敬你。”“咣”的一声,两瓶啤酒碰到一起,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干净净,回到宿舍,日历翻到八月十九日,提笔写下:方金锁“百日”祭奠。

八月十九日早上,李兆军赶到县城,满街道寻找菠萝,可八月的天气,满大街怎么也找不到菠萝的影子,买了些冥币朝方金锁家赶去,老远却看见安小飞坐在方金锁坟前抽烟,青砖垒成的供台上摆着香蕉和西瓜。李兆军点燃冥币:“方金锁,你个饿死鬼,今天过‘百日’,我给你烧些钱,拿着买菠萝去。”花花绿绿的冥币蜷缩成轻薄的纸灰,“要不是我违章指挥用绞车提溜槽,滑轮就不会破,你就不会死,我有罪,兄弟。”冥币跳跃着燃烧,火苗儿舔着李兆军的手指,“我不该随便增加活路,干了一夜,大家都累了,你急着要给儿子张罗婚礼,是我把一切搅黄了,兄弟,对不起。”头磕在供桌上,瓜瓤染了李兆军一脸。

“喝口酒,兄弟。”景浩然和乔海涛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坟前,景浩然提着一瓶白酒,单膝着地跪了下来。“都怪我,要不是我骂了你,你就不会死,你儿子的婚礼就不会成为你的葬礼,对不起,兄弟。”酒沿着供台流淌,“儿子的婚事,我跟海涛已经和嫂子已经商量好了,到时候我倆给张罗,今天就算给你下请柬来了。”乔海涛摸出一个鲜红的请柬,朗声念道:“令郎定于九月六日完婚,敬请光临,不胜感激!乔海涛,景浩然敬上。”

“算我一个。”安小飞吐掉香烟,“我爱热闹,乐队我来请,请城里最有名的野狼乐队助兴,绝对。”

“酒席钱由我来付吧,我隐瞒了事实真相,把责任全推给了你,说你不到五点已经下班走了,我们四个在干活,不知道啥时候你又回来了,估计是取啥东西吧,结果闯进了三角区。”冥币烧完了,纸灰凌乱了起来,“我为了保住自己的队长职务,把良心坏了,组织大家作了伪证,锁子,我良心不安啊!”李兆军满脸泪水,“儿子的酒席就算作赎罪吧,你连命都没了,我还惦记这个逑队长有啥意思啊!”

“好了,李队,人死不能复生,锁子在天有灵,会瞑目的。”李兆军回过头来,方金锁的妻子和儿子就跪在身后。“做了伪证,我和乔海涛都不安心,总觉得是你把荣誉看得太重了,今天你能这么说,我们心里都暖暖的。”景浩然拍着李兆军肩膀,满眼泪花。“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就像一张纸,不管是印刷成钱还是写满文字,最终都会变成废纸的,死去的人眼睛一闭,啥都不知道了,可活着的人心不能寒啊。”乔海涛接过景浩然的话,目光不再游离。“说逑啥哩,李队这不是来了么,儿子的婚礼还得李队主持呢,对吧,哈哈。”安小飞恢复了他嬉皮笑脸的本性,咧嘴笑道。“唉!方金锁啊方金锁,我找遍县城也没见到菠萝的影,在网吧下载了菠萝的资料,这就给你念念吧,权当请你吃过菠萝了。”李兆军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来,咳了两声,颤巍巍地念道:菠萝,草本植物,肉色金黄,香味浓郁,甜酸适口,清脆多汁……”

八月的天,太阳直愣愣地照着,地上没有一丝风。

责任编辑:杨磊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