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文评 >> 正文
寻找喧闹世界里那最后的宁静——读《受戒》有感
来源:原创     作者:袁文文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5-11-16
    

故乡总是作家们写作绕不开的母题,生于斯长于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之中的那些最普通的山水乡情民俗,在他们饱含温情的笔下,早已化作瑰丽的美好诗篇。正如莫言离不开山东高密那片火红的高粱地,贾平凹恣意徜徉在商州世界里,孙犁离不开悠悠的白洋淀,沈从文的凤凰直至今日仍令人神往,汪曾祺苏北高邮大地上那些清新温暖的片段随着对《受戒》的品读,也浮现在我们眼前。

《受戒》里我们读到的是生的欢乐,所有的人物情感表露非常直接和质朴,他们虽然都是凡夫俗子,但却没有世俗的狡猾、奸诈,众多的人物之间朴素自然的情感构成了民间最质朴的生存空间。我们读《受戒》,一开始就进入了一个与世无争的美好的桃花源,那是一个无比宁静美好的世界,那是一片理想的乐土,确切的说,这是一个原始的乌托邦,在庵赵庄人们的心中,和尚和种地,织席,箍桶,画画等行当没什么不同,他们都是自由平等的职业人,与世道的艰辛,人生的苦涩都无关。如小英子一家,赵大伯是田场上样样精通的好把式,不仅脾气好,身体也结实的像一颗榆树;赵大妈也是精神的出奇,她不仅家乡菜做得可口,而且剪的花样子也是众家嫁闺女的稀罕物;两个宝贝女儿更是漂亮,大英子文静,已有人家,小英子活泼,成天嘻嘻哈哈,像只喜鹊,从这家人的日子,就可看出庵赵庄芸芸众生的一斑,至于荸荠庵里的僧侣生活就更令人向往了,完全没有一般佛门寺庙里清规的羁绊。和尚们可以还俗娶妻生子,甚至和他们的孩子生活在一起,他们可以吃肉喝酒,探讨生活中的琐碎,你觉得他们的生活平淡无奇,但是却透着温馨与幸福,我们当代人生活在都市之中,钢筋水泥的森林把人束缚的几近窒息,我们站在喧闹繁华的世界里,内心却越来越荒芜。《受戒》似乎没有过多的情节,从一开始就是明海小和尚与小英子那朦朦胧胧的爱情,平淡却无比清爽,似乎这样的虚无缥缈但有符合人伦的爱情在今天早已无处寻觅了,汪曾祺在小说中无处不体现着他自然通俗仁爱的生活理想,有人曾经问过汪曾祺为什么要写这样一篇东西,汪曾祺说:“我要写,一定要把它写得很美,很健康,很有诗意。”所以《受戒》正是作者内心世界最真实的一次呈现。

《受戒》或许是作者最不经心的一次创作,信手拈来,涉笔成趣,也许正是作者的即兴之作,所以显得自然天成,汪曾祺更多的以他的审美写平静的小溪和温情的山水,而所有的人物都居于此,并被这种淡淡的美所融化,汪曾祺通过对地域风情的描写,衬托那种纯粹的的民俗,而明海与小英子的爱情,也通过对地域风情的描写,表现得淳朴、温馨、清雅。作者笔下人物的眼中功名更似云烟而唯重人间情义,满足了人们渴望“真善美”的单纯情感。“她挎着一篮子荸荠回去了,在柔软的田埂上留下了一串脚印。明海看着她的脚印,傻了。五个小小的趾头,脚掌平平的,脚跟细细的,脚弓部分缺了一块。明海身上有过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觉得心里痒痒的。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多么美好的描写,少男少女那颗懵懂的心此刻彻底被释放开来,汪曾祺把聪明善良的明海与天真多情的小英子以一种温婉的笔触连接起来,突出民间纯粹未受污染的情感,借以表达自己对民间质朴真实情愫的追求,我们读来似乎在今天看来有些地方是那么的不合理,但又描绘的那么自然,轻轻一笔,寥寥数字,早已勾勒一副无比美好的人间温情图画。

合上书本,仍然会感受到那份质朴中透着的美好温情,台湾作家吴念真在他的随笔中写道,“我很兴奋,这个老人家这么好,写小和尚受戒当和尚的过程,情感丰富的不得了,我不够汪曾祺的安静和修炼,他把所有的事情都看的这样了,所有的经过像叶子飘落。”《受戒》里的世界和那份清新动人的爱情在我们现在看来,无疑已成绝唱,唯有时刻保有内心最真挚的那份情感,不断地增强自我修为,才能在这嘈杂的世界里,保持自己那颗宁静的心,好的书本总是能这样沁人心脾,洗涤灵魂,这份美好带给我们心灵的慰藉也必将历久弥香。

责任编辑:杨磊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