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散文 >> 正文
主仆
来源:彬县实验小学     作者:杨春侠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11-10 10:54:39
    

一直想为我的父亲写点什么,几经启笔又搁浅,反反复复之间父亲已近耳顺之年,发短愁催白,颜衰绕膝欢!我趴在回忆的缝隙中望着过去……

挑水

初夏,乡村的早晨如同熟睡的婴孩刚刚苏醒,静待哺育以求滋长。空气那么清新,微风那么柔和,格外的夹着一丝凉意,我随父亲去山沟里挑水。

走出村子便是满目苍翠,清香扑鼻,沿着崎岖的山坡顺势而下,我快活地采撷着路边无从知道名字的小花,粉红的、淡紫的、雪白的……父亲喊了我一声,朝着他手臂指着的方向,我看到了一大片金黄的梯田,“哇,太美啦!”“那是油菜花,不光花美,用处更大。”“奥。”我随口应了一声,其实根本不懂得父亲的弦外之音,也不想懂。

不知不觉就到了山沟的最低地,我迫不及待地跑向泉水边上,举起水来一饮而尽,“啊!凉到心坎里了,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继而再次小心翼翼的捧起这冰凉透明的泉水,生怕它冻坏我的肠胃抑或从指缝间溜走,正要细细品尝,父亲厉声阻止我:“对泉水要有敬畏之心!”我连忙起身,手里的水滴洒在了衣服上,冰凉潮湿,于是我借助太阳的温度。抬头望去,周围山高林密,郁郁葱葱,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斑驳的光影,随着微风若隐若现,好似与我们捉迷藏。父亲打了满满的两桶水,我们离开此圣地,原路返回。

山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父亲缓慢地挪动着步伐,肩头的扁担左右轮换,扁担两头的水桶也跟着来回摇晃,桶里的水珠上下跳跃,似欢快的水晶在舞蹈,枝头的鸟儿给这妙曼的舞姿和上优美的旋律。我也学着它们的样子哼唱起来。父亲的脚步愈加沉重了,停歇下来,那片金黄的油菜花映入眼帘,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明亮,犹如闪闪发光的金子。小憩一会继续赶路,不到一半的路程我走不动了,父亲就让我拉着他背后的衣服走,这么不由自主的往前行走,真是轻松!就这样,父亲挑着水,拉着我,依稀走了很久很久才到家。那时候父亲已累的气喘吁吁,肩膀红肿,却不管不顾地说:“这一路不知道洒了多少水,真是可惜了!”

那时候我很小,尚且未到读书的年龄,跟随父亲去山沟里挑水成了我最大的乐趣。如果说瘦弱的我是一株小草,那么强壮的父亲便是我心中的一座大山,我幻想着有一天,雀跃在父亲肩头的不是一桶又一桶的泉水,而是我这个女儿,依然快活!这个愿望后来差点儿就实现,因为村子里新建了水池,大伙吃水再也不用去山沟里,全村人欢呼雀跃,我当然不例外。

我等啊、盼啊,愿望还是落空了!那个年代父亲的肩头除了挑水还要背起一袋又一袋的百斤小麦,玉米。夏日的太阳脾气暴躁,就一直那么火辣辣地炙烤着,父亲的额头,肩膀、脊背上的脏兮兮的汗水怎么也擦不干。他的腰,母亲的腰始终弯下去,就像是奴仆面对主人,一声不吭,只知劳作,朝着田地、麦场、庭院……那一年,那个夏天,我不再奢望坐在父亲结实的肩头,我怕父亲的腰就那么弯下去,再也不能挺直,母亲也说父亲的肩膀是要扛起我们一家五口的生计!

升迁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一场如酥春雨过后,农家人的房前屋后草长莺飞,争奇斗艳,如赶集一般热闹。绿油油的麦田这儿一片,那儿一块,高低不一,似嵌在田野里的一块块绿翡翠;金黄的油菜花有的还是花骨朵儿,有的含苞欲放,有的已经完全绽开,那明丽的颜色,那阵阵花香,引得蜂蝶狂舞,养蜂人笑逐颜开;屋檐下飞来几只小燕子,筑巢安家,哺育幼雏,妈妈告诫我们姐弟仨:“不许伤害燕子,这是个好兆头!”果然,父亲凭着自身的品质与才干被选入乡镇银行工作了,对于我们家,这是天大的喜讯!

中午回家吃饭,妈妈督促我快点儿,说是父亲要送我上学去,“什么?为什么?”妈妈微笑着指了指院子,我跑出去一看,父亲正在擦洗新买的摩托车。他今天也不是平常的布衣汗衫模样,竟穿了一身蓝色西装,衬衫领雪白笔挺,皮鞋黑亮发光,顿时,我觉得父亲的身材伟岸了些许,粗黑的眉毛下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气宇轩昂。那一年我上小学,第一次觉得父亲好英俊,像电视里的人。

“发愣做什么,赶紧吃完一起走!”父亲点醒了我。狼吞虎咽吃完饭,我兴高采烈地跳上摩托车后座,搂着父亲的腰,轻飘飘的,仿佛在飞,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学校门口。“好好学习!”父亲只说了这一句话,便一脚油门消失在我的视野里,但依然能听到摩托车清脆的喇叭声。远处天好蓝,云好白,犹如丰收的棉花,暖暖的,真是春风如贵客,一到便繁华!

重生

“爸,我的手……”我本能的这么一喊,父亲猛地站起来,我晕倒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病床上打点滴,病房里站满了人,一下子我成了重心,大家问这问那的,我懵了,父亲赶紧唤来医生为我诊治。

晚上我好奇地问父亲:“咱是来给您看病的,怎么我躺着?”父亲一时语塞,眼圈却红了,旁边的人说道:“瓜女子,你命大,要不是你爸,那就闯大祸啦!”“啊?咋回事?”“你啊,手碰上了高压线,是你爸硬生生的把你拉回来的。多操心呀,要不是你爸穿的胶鞋绝缘,那两个人就都触电了,没文化太可怕了……”我打了个冷战,原来是触电了,怪不得手从那电线上拿不下来。呀!我是多么愚蠢,竟差点连累父亲与我一起……我不敢想象,要是没有父亲,还会有现在的我吗?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还好有惊无险,仿佛重生了一次!

过了几天,众人劝父亲找他们说理、索赔医药费去,尤其是跟父亲关系铁的那位小叔叔,意气用事,直接找上门去了,可父亲一再说:“只要我女子没事就好,那些都不重要。”后来我才知道医院隔壁要新建一个邮政局,那高压线就是邮局暂时弄得打地基用,可就那么裸露在医院的大门口,实在不安全,特别是我触电这事一出,家喻户晓了,大伙都跟避瘟神似得躲着走路,医院也给邮局那边施压,他们这才改了线路。我的触电风波算是过去了,可父亲的胃病因为这事被搁置了,医生让去大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确诊。

次日早晨,父亲带着我,还有大伯来到县城,我们先是吃了饭,父亲又给我买了一些好吃的才去医院看病。只记得当时父亲做了一个胃镜的检查,那长长的管子从喉咙里插下去,反复搅动,瞬间父亲的额头汗如雨下,浑身发抖,衣服湿透,不停地呻吟,看着那冷漠且心狠手辣的医生,我害怕极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一句话也不敢说。打那儿起,我憎恶医院,这地方差点儿要了我和父亲的命,我也讨厌医生,一副高高在上,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别人的健康与生命都操控在自己手中,还那么漫不经心。

我忘了父亲是如何走出检查室住院的,只知道好多天过去了,我们兄妹见不着父亲和母亲的面。数着指头等啊等,父亲终于回来了,还给我们带回了很多好吃的,馋嘴的孩子一兴奋光顾着吃了,边吃边乐,父亲也乐呵呵地看着我们吃,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牵绊

“妈,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咋不炒个菜呢?”一放学我就埋怨。“下午回来连这热馒头都没有。”“为什么?”我吼道。“你奶奶去世了……”妈妈说着眼圈红了,我也忍不住泪水打湿了衣襟,浸湿了手中的馍,再也无心吃饭,匆匆忙忙上学去。

奶奶的丧事是在叔叔家办的,唢呐声声震天,戏曲唱词忧伤,守孝七天下来,父亲眼睛红肿的变了形,嗓子沙哑到说不出话来。记得下葬那天早上,父亲满身污泥,跪在坟前,头和腰弯成了圆球,手一直狠抓泥土,听不见哭声,扶他不起来,完全像个大傻瓜。看着父亲肝肠寸断的样子,我也泪流不止,觉得父亲好可怜!上帝无情地收回了他唯一的牵绊——母亲,以后再也见不着了,父亲成了没妈的孩子,成了真正的孤儿!

爷爷是个热心肠,助人丧己命的悲剧彻底改变了还在襁褓之中的父亲的命运,奶奶为了生存带着父亲改嫁。终于度过了不可名状的艰难,父亲成家立业了,可以好好孝敬奶奶了,可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成了父亲人生最大的憾事!

此后的多少年,父亲笑容稀少,每每酒入愁肠,总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时常念叨奶奶孤苦无依,怨恨自己未能尽孝道。那一年,我上初中,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我终于或多或少体会到了父亲的孤独与苦楚,也隐约明白了之前爷爷好像不喜欢我们姐弟仨的缘故。

透支

恍惚间,父亲已是不惑之年,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兄妹的学业上,并为此废寝忘食,殚精竭虑。

在我人生的关键时刻,亲戚朋友们劝父亲说:“女孩子上什么学,三个娃负担太重,供养男孩就行了。”可是父亲依然决定供养我继续上学,艺术学校高昂的费用,源源不断的生活费,自学考试的收费,一切艰难困苦都没有使得父亲退缩。无论是严寒酷暑,还是风雨交加,父亲的身影在乾陵古道边来了又去了,他那伟岸的身躯宛若乾陵厚重的山脉,使我意志坚定;他那谆谆教导恰似莫谷河畔涓涓细流,让身在异乡的我倍感温暖;他那不遗余力的付出,使我懂得了父爱的深沉与博大。

假期里,多少个夜晚我们安然熟睡,父亲彻夜加班,他的桌子上总有写不完的银行账本。偶尔我会帮忙誊写,时间一长,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就像是满天繁星,看得我晃眼,甚至反感。可曾想父亲天天如此疲惫不堪,忙完了家事,忙庄稼,忙工作,也就那时候起,父亲的颈椎开始疼痛,眼睛也不如从前,但他从来不说。

之后的几年父亲再次供养弟弟上大学,一边给银行工作,一边承包田地来种,以求供应开支。期间母亲帮我照顾孩子,使父亲的一日三餐没了着落,饱一顿,饿一顿,饮食不规律,久而久之,父亲本来就不好的胃出现了问题,隔三差五的疼,吃饭难受,不吃饭也没觉着饿,可他也不跟我们说,只是一个人默默地去药店配一些药将就一下,缓解了疼痛便好。直到有一天,父亲突然说眼睛看不清楚东西了,想去大医院检查,我们深知不到迫不得已,怕给子女添麻烦的父亲是不会说出来的。我们兄妹俩都捏着一把汗,那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觉,辗转反侧至深夜,天亮时分被噩梦惊醒,我的胸口似压了千斤巨石,喘气都喉咙疼。浑浑噩噩的去上班,弟弟打来电话,语调沉痛,说是得做手术,而且另一只眼睛被耽搁的太久,已经错过了治疗,无可医治!瞬间,我崩溃了,心里恨死了自己,明明知道父亲的眼睛不好,明明知道父亲老是滴眼药水,为什么不早点儿带他去医院?为什么啊?要是我对父亲有一丁点儿关心、孝心,不至于拖到现在,父亲的一只眼睛就这么被我们给耽误了,无法挽救!更令我悔恨的是,我还在继续上班,没能去守候在手术室门口,没有去陪伴父亲走过这一劫。

父亲的眼睛里没了精气神,没了喜怒哀乐,只好凭借眼镜缓解光线的刺激;头上稀疏的白发日渐凋零;额头,眼角长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他的背不再那么魁梧直挺,他的脚步不再那么坚定沉稳,他的皮肤越发黝黑了,他的腰身也不比从前灵活自如,他不就像是田间耕种的老黄牛么?劳作了一辈子,奉献了一辈子,临老了,被医学定义没了健康,失去了光明,不能吃这个,不能做那个,崇尚自由的父亲再也没有了自由,没有了个人喜好。

我猛然觉醒,父亲老了,真的老了,不再是往日的英姿飒爽,指引方向的依靠,该是他依靠我们的时候了!我告诫自己,趁现在还没有麻木,就让我用文字记住、温暖那些美好的亲子场景,用笔重现、定格父亲仆人一般的经年过往。作为子女,我们一个个踩着他的血肉之躯爬向了自己的人生高度,渐行渐远,总以忙为借口,总以为他依然强大,忽略他,顶撞他,束缚他,留他做守巢的孤苦老人,留给他无数个背影与思念。

如今,父亲年近六旬,干农活已是力不从心,却还时常助人为乐,不是给这家送退耕还林款,就是帮那家取地补,缴养老金;要么探望老年病人,要么关心贫困大学生,为其争取助学资金,诸如此类的事情忙得父亲不亦乐乎,完全是一位不计报酬的公仆!我们兄妹劝说反而被斥责:“谁家没个困难?做人要厚道,能帮助人说明咱有用。”是啊,父亲不计得失,不求回报,默默奉献的品质已牢牢地扎根在我们的、乡亲们的心中。父亲是我们家的主心骨,为我们兄妹做主,指引我们奋力向前;父亲更是我们的仆人,掏空了自己,丰满了我们的羽翼;父亲还是村民的公仆,热心助人,不为名利,只求心安!

正如歌里所唱:“人间的甘甜有十分,父亲只尝了三分;生活的苦涩有三分,父亲却吃了十分……”聚少离多的日子里,我唯愿父亲安康,多一份简单的快乐,少一些无谓的烦恼。

责任编辑:杨小龙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