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散文 >> 正文
迟到
来源:彬县实验小学     作者:李晓菊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11-01 08:24:16
    

久未谋面的女友梅回乡探亲,顺道邀我一聚。电话里她声色黯然,我隐隐感到一丝不安——猜想她的近况可能不尽人意。梅是我大学同学兼室友,记忆中的她是一个如莲花般静美的女子,柔美和婉,气质脱俗,独处的时候有一种山水画的静态美。

安静的咖啡店里,她坐在我对面。涂着哑光雾面的口红,妆容淡雅而精致,她依然很美,只是明艳的妆容还是难以掩饰眉宇间的落寞和忧郁。

我踌躇了一下,轻声问道:“你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她看了我一眼,眼眶突然红了,低着头说:“我和江准备离婚了。”我略有些震惊,虽然她和江的婚姻我之前也并不看好。这不仅是因为在当年的恋爱中她倒追的角色,更是因为我一直都不认同她对待感情卑微而隐忍的态度。但没想到是她苦苦守候来的婚姻维系了不到一年时间就破裂了。

我知道,梅和江相识于我们毕业前的一次舞会。那晚是室友琳拉她去的。梅是安静的女子,一向不喜欢热闹,大学四年几乎全都泡在图书馆。对于舞会中的那种喧闹,多少有点不适应。她默默的站在角落里像个木头人,正准备偷偷溜走的时候,江走了过来,他说,你好,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梅说那是她第一次被男孩请跳舞,甚至没有来得及拒绝就被他拉入了池中。慌乱的她不停地踩着他的脚,很快就汗流浃背了·····依稀记得,那天晚上回到宿舍的梅一直处在极度兴奋状态中,红红的脸蛋如同一朵盛开的花。直觉告诉我,梅恋爱了,她那时的心如立春的湖水,风一吹便生了涟漪。而江无疑就是那一缕催生涟漪的春风。

第二天晚上,江站在我们宿舍楼底下喊梅。我和几个室友好奇挤在窗前打量身着白色衬衫的他:身材高大,容貌俊朗,笑容明朗的像爱情海的阳光,他站在秋日的夜风里,月光将他挺拔的身影拉的瘦长,和身边的白杨树影交错在一起,有一种美轮美奂的缥缈。这样出众的男子很难不被同龄的女孩喜欢,梅自然也不例外,她那天几乎是飞跑着下楼的。她走后,我上铺的女孩婷说,知道他是谁吗?外文的才子,校学生会主席,许多女生暗恋的男神啊。我心里一惊:“这样光芒四射的男孩肯定是不缺女朋友的,应该早就名草有主。而我们的梅显然是迟到了”半个小时后,梅略带失落的回来了。原来,江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她帮忙撰写一场晚会的主持词。

而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则彻底印证了我的猜想。那天下午,我跟梅外出购物,回来时在校门口碰到江和女友,两人十指相扣,一脸甜蜜的站在秋日的阳光里,让人不由得响起金童玉女这样的俗词。那个女孩长得很美,身材妖娆,五官精致,外形像极了张曼玉。我偷偷瞥了一眼身边的梅:她的眼神黯然而神伤。

我以为梅会就此收手,然后消沉一段时间之后心情慢慢平复,毕竟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而时间会抚平一切。但我没有想到梅是那样固执地一个女子,而且固执得近乎执拗——明知对方是一个不该爱的人,却不管不顾,一味的沦陷。

后来的日子里,她把自己放在最卑微的位置,远远地遥望他。江的课程表她背的比自己的还熟。江每天经过的路线,她反反复复来回走好几趟,只为“恰巧”的邂逅。她拎着矿泉水瓶去看他打球,为他呐喊助威,去男生宿舍帮他收拾床铺,帮他洗衣服。他生病的时候她逃课去给他炖鱼汤······他过生日时,她节省下半个月生活费买了一双阿迪的球鞋送给他,鞋盒里放进一张卡片,不无心酸的写到: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的心事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看着她这种为爱走火入魔般偏执,我无奈而心疼,其实追她的男孩也很多,其中也不乏优秀者,但她却对那些追求者视而不见,只是一心一意的跟在江的身后,默默的追随他。她美而内敛的骨子里是一往情深的倔强。而这种倔强直接表现就是沉浸在单恋的伤痛中不能自拔,如同一只固执的鱼一样不让自己回头上岸。而落岸之鱼的苦与愁,来自于那个灯光摇曳的晚上,江伸出手对她说,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也许苍天有眼,或许大地多情。 临近毕业的时候,江那个酷似张曼玉的女友因为出国和江分手了。处在感情空窗期的江顺理成章的和梅走到了一起,这时候我们都觉得江接受梅是因为情感受挫后的冲动,劝她谨慎对待,不要成为别人的替代品。可她却说:“感谢上天给了我一次站在他身边的机会,我已经很开心了,别的 ,我不在乎。”。

她私下曾对我说“你知道的,江之前的女友很漂亮,但我自认也是有几分薄姿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觉得只要自己全心全意爱他,加倍对他好,他早晚会爱上我。”语气笃定而从容。半年后,金石貌似为开:她和江走进婚姻的殿堂。那场婚礼收获了无数的艳羡和祝福。因为好多人都觉得梅终于等到“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圆满。但其中的辛酸恐怕只有梅自己最清楚。

然而,不是所有的痴心付出都会有回报,也不是所有努力都会被岁月成全。这两个人的婚姻没有就此幸福下去。随之而闻的是江经常酗酒,夜不归宿,不理家事。即便如此,梅还是选择坚持,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繁琐的家务,辛苦地工作,加上丈夫的冷漠,这些可都是摧残女人的利器啊!我有好几次打电话时想劝她放弃,但又不知如何开口,最后不了了之。直到这次相聚。

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总是在不经意间提起前女友,还会不自觉的把我和前女友比较。说实话,我觉得自己在他心里充其量也就是个勇敢的追求者。可以冲破重重障碍跟他在一起,这样的执着和勇气感动了他,但他的心里没有我!他不爱我!”说完,她拿出手机轻轻点了点,熟悉的旋律中张行深情得唱到:“你来到我身边,带着微笑,带来了我的烦恼,我的心中,早已有个她,哦,她比你先到·······”“知道吗,这是江最喜欢听的一首歌。而我,就是那个迟到的人。是不是很可悲?”梅轻轻放下手机,眼中早已泪水涟涟。我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便拿了纸巾递给她,然后抚着她的肩坐下,她转身伏在我的肩头嚎啕大哭:“江一直忘不了前女友,常常在睡梦中喊她的名字。我得到他的人却得不到他的心!”她无限感伤地说, 在与他相处的过程中,她经历了从希望到失望,从失望到绝望、从绝望到麻木的漫长煎熬。却最终没有等到他爱上她的那一天。终于,她鼓足了放下的勇气,从自己的幻想中走了出来,直面现实。

“不想再挽回了吗?”我问。

“我累了,不想再这样一味的付出了。菊,你知道吗?不爱你的人比你的想象中更不爱你!我把最美的年华都给了他,我不想也把人生也给浪费了。”她依然没有停止哭泣,但语气果决。

从咖啡馆里出来时已是华灯初上,迎面吹来的风有些微凉,放眼望去,一片灯火阑珊,城市是没有夜晚的,一盏盏不肯入睡的灯火把所有人的执念和孤独再一次点燃。我走在清冷的街道,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按理说,在以往的故事中都应该有一个坏人才能造成悲剧。可这个故事中谁又是坏人呢?是江,还是他美丽的女友又或者是痴情的梅?显然都不是。

但值得深思的是强扭的瓜不甜,强求的感情也不会幸福。失去自我的捆绑,失去尊严的强扭都是不对的感情,而这种感情的最终结局就是越努力越失意。比如梅。所以说,爱一个人最多只能到七成,剩下的三成要用来爱自己——像梅这样,拼尽全力去爱一个心有所属的人,又何尝不是飞蛾扑火地自伤?

责任编辑:杨小龙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