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散文 >> 正文
跟着父亲学种地
来源:水口镇     作者:李自立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10-26 16:45:15
    

种地,提起这个话题,年轻人谁都不愿意去干,大多数人第一反应就是一个字“累”,第二个字就是“脏”,剩下的就是“辛苦”和“汗水”两个词了。然后满脑子都是庄稼地里劳动的场景,要不就是除草、要不就是施肥、要不收割或者犁地等等。

虽然好多年没有到过田间地头,没有亲自下地劳动过,一家人都叫我“商品粮”,我自己好长时间,更没有亲近过田园风光,也没有闻过泥土的气息,以及她的馨香味儿,可是,二三十年前,陪伴着父亲和弟弟,一起耕种务庄稼的情景,却依然历历在目,挥之不去,那些个岁月,经历了辛苦和劳累之后,留存于心底的那丝丝的甜,至今让人难以忘怀,难舍难分。时光荏苒,流年匆匆,不觉着已经二三十个年头了。

我今天提起务庄稼种田要学习,或许如今的许多人们觉着,那个行当还用学?只要是中国农民,只要不怕脏,不怕累,有个好身体,踏实肯干,吃饱喝足咥美,只要舍得力气,能吃苦耐劳就行。或许还有人说,各种行当,七百二十行里,是最简单、最不挣钱、最让人瞧不起的就是农民这个行当,要不然为什么全中国的父母亲,都争着供孩子上大学,都要让自己的孩子,离开农业这个行当。这个就不用学,你也不必神秘兮兮的,浪费那么多唾沫,让人听着闹心。现在的人们多聪明,现今谁还干这种苦差事?那都是瓷怂闷种才干的事。这就是如今时代,大多数人们的一种浮躁的心态。其实,你错了,或许你没有听过,在我们彬县农村,有一句古话:“七百二十行,庄稼为王。”这句话说了几层意思。一是所有行当里,庄稼行当最吃香,无论那家皇上坐了龙椅,帝王将相理朝议政,任何人做了官,他官做的再大,江山社稷疆域再宽阔,皇位坐的再稳当,他都离不开种地务农这个行当;二是所有行当里,不论你是三教九流,还是圣人君子,社会上,工、农、学、商、医、兵等等,所有仁人志士,都要吃饭,因为“民以食为天”;三是所有的学问里边,农业这门学问,博大精深,它让人活一生,学习一生,永无止境;第四层意思也就是种地这个行当,是所有行当里最苦、最累,最不见利的一个行当。因此,不论你是帝王将相,还是百行百业为官的,做子民的,特别是那些五指不粘泥巴的人们,我奉劝你们,还是别小瞧种地这个行当,也别小瞧务庄稼种的农民。他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群体,他们是人世间最可爱的人,他们也是世上让人最值得尊敬的人。我敬重他们,我愿意向他们学习一辈子,我觉得向他们学习,我此生永远无悔,我光荣,我骄傲,我自豪。

说起种田务庄稼的时日,回想起曾经,我从县城高中毕业刚回到家,当时我的家里,在景色秀美的侍郎湖西北边,一个叫背后林的小山上,承包了我们村子,已经荒芜二十几十年的山庄。我的父亲和弟弟,为了保住我们支离破碎的小家,从1982年起,就在那个小山上,开荒种地,耕种放牧,四季风雨,不避严寒,历尽雪霜,忍受饥饿,吃尽了苦头。我回到家里时,父亲和弟弟,已经在这里经历了五个年头,整个小山头,几乎大部分荒地,已经开挖耕种娴熟,只剩小部分地块,有待开荒耕种。我因为高考落选,怀着满腔的惆怅和郁闷,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自己那个只有破窑洞,没有门窗的家,参加到了种庄稼务农的父子们行列。那时的心情,可以说几乎和路遥先生的作品《人生》中,主人公高加林回村的心情一模一样。甚至于,比高加林的心情,还要更差一些。因为高加林回村,起码还在村上,捞了个民办教师的差事干了三年,虽然被人顶替掉了,他毕竟后来还走出村庄,在县里广播站谋了一份通讯员的职业,风光了一回,而且,还有一个美丽的农村姑娘刘巧珍,给了他一线生活的希望。而那时的我,什么都没有,用父亲当年的话说,“没考上大学,你就剩下一张好吃懒做的馋嘴,还有一身的懒肉。”再加上我父亲的脾性,我高中没毕业,父亲就曾经告诉过我:“我宁肯为你们兄妹干活干的累死,我也不愿去村上干部面前丢那个人,这个人我丢不起。”其实,当时村上,就是比我晚一届的高中毕业生,也都插进了民办教师的行列,从事了农村小学的教育工作,当上了民办教师,从事了当时在众人里看起来很有面子的职业。而我只有踏踏实实地,和我的父亲、弟弟一样,驻守在洋槐树林浓密,四野空旷,山清水秀,碧水明镜的侍郎湖边,一年四季,面朝黄土背朝天,谨慎地侍弄起我们家的庄稼,放牧我们家的几头牲口。

当时刚回家,到山庄上干活,我可以说什么都不会。春天,山庄上种几十亩的玉米,犁地是首要农活,赶玉米播种前,所有的山地,都要春犁一遍,耙磨一遍。把地里边的杂草、蒿子、还有先一年的玉米梗,全部要清理焚烧干净。由于是山地,里边的石头特别多,一边犁地,一边要捡石头,还要清理杂草和玉米梗。父子三人,一个人需要扶木犁,一个人要放牧牲口,另一个人跟着木犁捡石头,还要清理杂草蒿子玉米梗。几十亩山地,就春耕一边也需要半月时间。虽然二十岁了,个儿长得也不小,由于缺乏锻炼,我去扶犁吧,因为手上没劲,时常犁的地,尽是一棱一沟,把地不能挨着犁透,山坡上犁地,人一直在半坡上行走,保持身子平衡很难,地里又有大石块,怕打烂了犁铧,所以要在追上木犁的同时,还需要特别的谨慎,所以,为了学习犁地,可真的我没少受父亲的责备。当然,我知道父亲责备,尽是为了我好,他担心的是怕我学不会农活,没法子养家糊口。

春耕结束后,已经到了二十四节气谷雨,我们老家就开始播种,赶立夏,必须玉米播种结束。播种的时候,下种子更要细心,种子下稠了,一斤玉米新品种种子两三元钱,家里微薄的收入难以承担,种子下稀疏了,一块肥沃的土地,整整守候一年的光阴,粮食减产是农民最失望的事。除过稀稠问题,还有一个种子埋得深浅的问题,种子埋浅了,野鸡野兔就吃掉了,种子埋深了,春苗长得大小不一致,甚至于不能顶破地面。所以,种庄稼务田,每一个春苗,农村人都是像抚养自己小孩一样,确实是用心呵护。

下种播种,一定要掌握所有地块,那块地肥沃,就要种子多下,不然全部长了秧子;如果地肥力不行,就要少下种子,否则结出的果实特别的小,卖不上好价钱,甚至于拉到市场,根本没人要,只能给牲口当做精饲料。还有一条,必须掌握所有地块,那块地适合种植玉米,那块地适合种植谷子、黄豆、胡麻、或者荏籽儿(一种油料作物)等等。这些知识,根本在学校里和课本上,是学不到的,都要自己一边干,一遍动脑子从劳动过程中深悟。所以,每当自己干错了活,父亲随口骂我“十几年书白念了,就会吃蒸馍。”我当时一边心里就觉着特别地冤枉,一边心里暗自嘀咕,书上和学校里,啥时候讲过这些知识啊?但是,这些年过去了,我此时一点都不觉着冤枉和嫉恨。跟着父亲学种地,他教会了我许多,父亲是我农业课堂的第一位老师。

等到立夏地种完了,就该接着除草选苗,除草要除干净,留苗更有学不完的东西,满地的苦苦菜和春苗长在一起,要把草除干净,更不能挖除了春苗,每当几个春苗挤在一起,一定要赶在锄头到苗跟前以前,确定好,留那一颗苗,苗必须留健壮的,而且所留玉米苗和周围方圆的其他苗子的距离要大致均匀,太远浪费土地肥力,太近苗子互相争肥,长得不结实,降低了产量。最难除的苗是谷子,谷子长上十厘米高,根系很小,锄头撞上,要莫苗倒了,影响生长,要不就破坏了根系。为除谷子,我也曾经受过父亲的批评,他一直在提醒我,干农活和学校里学习,和社会上做人做事一样,要谨慎入微,才能做得好,才能如鱼得水。每次我出错,父亲就会说我:“怪不得你没考上大学,原来在学校也是这样学习的?你念了荒书,真可惜了那些学费。”每当这个时候,我一边悄然无声地补救,给苗子旁边加上更厚的肥土,一边心里暗暗地责备自己,回忆剖析自己当时在学校的学习情况。

务庄稼学种地,以上这些都是最简单的事情,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做。这都是庄稼行当的重要环节,在山地犁种庄稼,架子车、农用车没有用武之地,所以必须学会用扁担担起担子。担小麦要学会捆捆子、扎扁担。收玉米要学会编制编框担笼,要学会给牛割草,要学会割麦子,山坡上担担子要学会走路,否则上坡很累,挑水桶上坡一定要稳当,不然等回家只挑半桶水。还要学会饲养牲口,给牲口喂草料,更要学会观察牲口的发情交配时间,否则,等了一年春光,小牛犊就不能按时生产。骡子和马,要学会给挽套绳,套绳要学会挽结疙瘩,否则就不能正常生产,更要懂得骡马的习性。

总之,要学会务农种庄稼,要学习成一个合格的务农好手,有学不完的知识。因此,父亲经常告诉我一句话:“鲁迅都说了,人活一辈子,要学一辈子,学到老,改造到老。”每当父亲说这句话,我就背过身去偷着乐,看来父亲记错了这句话谁说的,我知道这句话出自《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虽然父亲讲错了,可我从来都没有去纠正过父亲的错误,因为以我所学知识,我没有勇气去纠正父亲的不对,在我心里,父亲就是一本厚厚的百科全书。

跟着父亲学种地几年,让我学会了不少农业知识,更让我度过了不少美好时光岁月。在侍郎湖边的小山上种地,最狭义的事情,就是放牛。家里当时有四五头牛,赶着牛群,拿着镰刀,跟着牛群一边草地悠闲地游走,一边给牛割草。等青草割够了,时常会跟着牛,去侍郎湖边的草地。美丽的侍郎湖,这里群山环抱,林木葱郁,湖面波光粼粼,天光云影,空气清新,春冬不结冰,夏秋无落叶,侍郎湖烟波浩荡,诗经吟诵美故乡。这里的树林里,有野木耳、有水芹菜、苦苦菜、灰灰菜等野味。湖边的苜蓿嫩绿如玉,远看如翠。这里有野猪、有麋鹿、有野兔和野鸡,湖里鱼儿游嘻,更有一番苏杭水乡情趣。躺在湖边的树林里,看着牛儿悠闲的吃草,尾巴不停的扫打着来犯的蚊蝇,听着周围锄地人的秦腔咣咣,让人身心神逸。曾写小诗一首《侍郎湖》,青山/绿水/土地/动人的曲线/灿烂的阳光/熟悉的面容/秀美的风姿/忘不掉的瑰丽/碧翠的颜色/明媚的眼神/岁月匆匆/却没有忘记/你那/熟悉的身影/碧波磷光/湖船荡漾/青草绿嫩/泥土味浓/久久回味/这一切/尽都是/深情泉涌.....

跟着父亲学种地,度过了自己的少年和青年时光,跟随父亲此生,让我学会了好多人世间的知识。跟随父亲此生,最大的幸福和快乐,莫过于侍郎湖边的田园风光,给我留下的美好回忆和遐想。

成稿于2017年06月17日青海循化

责任编辑:杨小龙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