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散文 >> 正文
一半深刻 一半清浅
来源:原创     作者:杜姗姗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12-15 09:09:45

温一盏琉璃时光,煮一杯疏影文字,与流年轻语低吟。北风呼啸而过,窗外,黄土和雾霾毫无顾忌地狂舞、嘶吼、嘲笑着。抬头,只见天空无奈地垂眸,然后耷拉着耳朵,不管不顾地哭丧着脸。车载音乐放到最大,沉思、静坐,脑袋里一片空白,从车窗往外看,那栋熟悉的办公楼在寒风中多了几分沧桑、孤单、寂寥,不知不觉中,竟然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里,这个曾经承载我年少轻狂、懵懂无知的人生第一站---陕西华电瑶池发电有限公司。

行走于纷纷扰扰的红尘陌上,总会有烟雨迷乱了眼眸,喧嚣浮躁了心绪,偶尔,会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疲惫和无助不期而至。坐在车里踟蹰了好久,想要进去转转,可似乎没有更加充足的理由,甚至连借口都没有。也不知是什么给了我勇气,或许就是那一股莫名的倔强。但,幸运的是,在我正忐忑不安地准备在脑袋里搜寻合适的措辞与门卫交涉时,那个大度的电动门竟然神奇地向我热情敞开,那一刻,有惊喜,有温暖,也有失落。貌似幸福来得太突然,我竟有点手足无措。看着那里的一草一木,我不敢转换视线,却又觉得视线太过局限,我恨不能,站在公司的正上空,用望远镜把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看个通透。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眼惊喜,一眼忧伤,然后往事历历在目,争相涌上心头。那棵曾经被我喜欢拿来当做自拍背景的松柏好像长高了,也壮实了不少。它看到我,竟然好像还能认出我来似得,优雅地摇摆着身姿,这里没有一个人,可它热情地告诉我,即便全世界都对我陌生,还有它欢迎我的到来,瞬间,心里暖暖的。本来想要下车走一走,仔细端详这里的一切,可,我还是有顾虑,我希望有以往的老同事出现,又怕他们出现,因为始终,我还是那个木讷的孩子,我根本没有准备好面对他们的表情,或喜或忧。纠结、矛盾一番,我还是选择坐在车里来完成这一番与它又一次奢侈的近距离接触。

听说,不管年纪多少,如果你开始回忆,那就说明你已经老了。我承认偶尔的回忆,是因为心在叫嚣,即便肌肉依附在骨骼上,能强撑起我们的整个躯体,但在我左胸口第四根肋骨下往里一寸的地方,会疼、会累、会苍老。公寓楼前,我似乎又看到了新上任帅气又儒雅的主任第一次巡视楼道卫生的情景,我们几个玩的要好的同事相约翘班,然后围坐在宿舍的大床上谈天说地、嬉笑打闹;办公楼前,我似乎又看到了偌大的办公室,只有打印机、复印机、电脑、电话和传真机陪着我,而我却为了梦想,初生牛犊不怕虎地努力着、坚守着、工作着,乐此不疲;餐厅前,我似乎又看到了有点怪癖的丫头,从来不进饭堂吃饭,然后每到月底,用自己饭卡的钱,帅气地一次性刷了一箱又一箱的露露和冰红茶抱进办公室,然后得意、满足的笑;生产区前,我似乎又看到了我们把安全帽从头上摘下来,放在屁股底下当板凳,然后互相谈论着自己的人生理想和在大学的种种,不时地相视一笑;篮球场前,我似乎又看到了刚参加工作,家住本地的我们,下午下班不愿意回家,和住宿的外地同事一起扔着篮球玩耍,然后挥汗如雨,筋疲力尽;后院前,我似乎又看到了5.12地震的时候,我们率性地将宿舍的床抬到院子里,然后将几个床拼在一起,激动地彻夜不眠,时而看着月亮躲闪,时而看着星星闪烁,时而听着花草窃窃私语……

曾经最掏心,所以最开心。春天的时候,我们坐在电动车后面,经过千狮桥的前身时,即便全部武装,还是会被灰尘亲吻成了土人,但我们的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夏天的时候,我们会相约跑到厂区后面的村庄,偷吃那里的水果和蔬菜,离开的时候,我们还会特意买几个礼品西瓜,带回宿舍慢慢品尝;秋天的时候,我们爬上厂区对面那条通往外面大千世界的高速公路的前身,吃着牛板筋、磕着瓜子,喝着啤酒,一会儿说笑,一会儿清唱,一会儿你推我躲;冬天的时候,我们会在公司的院子里,堆起一个个雪人,然后追逐嬉闹,也曾偷偷地将雪团,趁同事不注意,悄悄地放进他们的衣服里,然后幸灾乐祸地跑开……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岁月,积淀了美好。时光,让我们由不谙世事,走向淡定从容。原以为我们庆幸,庆幸曾经幼稚无知的自己,如今竟也能听懂言语之策,也懂得圆滑柔软的人生哲学,能少走很多弯路,但我们却不知道,我们失去的却是用多少金钱都无法买来的纯粹而发自本真的一片赤诚之心;原以为我们庆幸,庆幸换一个地方开始,我们就会变的更快乐,更能接近自己的人生梦想,生活的理想,但我们却不知道,眼睛看得到的精彩与超越却是用成千、成万倍默默地内心挣扎、煎熬、纠结换来的,得到和失去的残忍的不成比例,殊不知,失去的要比得到的多太多;原以为我们庆幸,庆幸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会的发展,我们的成熟度会成倍的增长,可我们始终未曾想过,成熟背后的失落又是我们无法排遣和释然的,我们惧怕人心不古,我们逃避唇枪舌剑,我们甚至连最简单的微笑都做不到。多数时候,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而让我们哭泣的不再是刺耳的、恶狠狠的一连串词调,相反地,却是一句心疼、窝心的话语。从此,我们貌似活得更好,因为我们再也感觉不到疼痛,亦对欢喜少了几分冲动,我们可以笑的很大声,而泪点也越来越高。

年华清浅,一路迤逦前行。离开的时候,天空没有奢侈地回馈我任何福利,还是不改之前的灰色面容,但我却有太多的不舍和眷恋,或许只有我知道,最让我放不下的是曾经年少轻狂的青春和纯粹而执着的真心。庆幸,那里留下了我的初心,却也播种了我的真心,每当我靠近它的时候,我会变得脆弱、安静、柔和,任凭繁华落尽,我始终伫立风中对着阳光,独自盎然,温暖如初。

责任编辑:杨磊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网站标识码 : 6104270006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联系电话:029-34922659

联系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