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随笔 >> 正文
孤独的牧羊人
来源:网民     作者:杨晓娟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07-07 07:44:09
    

张楚在一首摇滚歌里唱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然而不管生活多么丰富多彩的人也都有孤独的时刻。孤独,是小王子的“有一天,我看了四十四次日落”;是柳宗元“千山鸟飞绝后的孤舟蓑笠,独钓寒江”;是王维的“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是人行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是独自旅行时面对美景却不知道拍照和谁分享……这世间的万千种孤独,被人记录,各不一样,但是有一种孤独,却很少被提及,与它相比,这些孤独难免显得矫情、无病呻吟!那就是,以劳动者的姿态面对苍茫的历史长河和无边大地时产生的孤独!

近日闲暇,读了李娟的《冬牧场》,描写的是新疆哈萨克游牧民族在阿勒泰南部的生活。书中以饱含深情又不失节制的文字呈现了阿尔泰最后的“荒野主人”冬季转场时的独特生活,书中出现最多的字眼是“孤独、苍凉”。冬季漫长,荒野茫茫,牧民从早上六七点喝完早茶出去放牧一直到天黑透才回家,整整一天,期间没有同伴说话,没有信号,甚至没有水喝(极寒天气带水也喝不了),目之所及只有茫茫沙丘、积雪、吃草的羊群。即使是不出去放牧,住在冬窝子(牧民居所)里的人也是孤独的,距离最近的邻居也要骑马走上至少四个小时。客人,永远是这里最稀缺的宝贝,这也是牧民们极其热情好客的原因吧!

劳动者的孤独不单产生于极端自然环境下,让他们感到孤独的除了环境因素外,还有重复性机械的劳动本身,这也是与其他种类的孤独最本质区别。小时候经常被家里人叫上去田间干活,虽不情愿,但也无力反抗。那时候的我们,不愿忍受的或许不是体力劳动本身的负累,而是如除草,施肥等这些机械、枯燥的重复性活动和那一片望不到头的田野。其实分给小孩的活儿能有多累呢?大人带着我们也只不过是不想忍受茫茫田野独自劳作的孤独,想找个人说说话罢了。于是在无数次田间劳作中,父亲锄着地,教我背会了《梦游天姥吟留别》、《岳阳楼记》……如今想来,却是无比幸福的,在那些能够陪伴父亲的日子里,让他少了些许孤独与寂寞,也丰富了我的童年生活,成了长大后的任何阶段都无法替代的人生体验!

当然孤独并非一无是处,梭罗在孤独的岸边回归本心、亲近自然,写出了《瓦尔登湖》;终南山六千隐士,摒弃凡尘,追求内心的孤独与宁静,人在极端孤独的时候才更容易重识本心。在历史长河中孤独也激发出了广大劳动者们朴素而又率真的创作灵感,不管是《诗经》、信天游,还是山歌、渔歌,无不颤人心灵。放牧时、收割时、捕鱼时,面对茫茫的草原、无垠的麦浪、碧波万顷的水面,难掩心中的激情,才有了粗犷、豪迈的秦腔,婉转、深情的山歌……一种在孤独中另类的创作,却成了后人无法超越的传奇,非物质文化的传承,是我们的一项艰巨任务。

李志在《梵高先生》里深情地反复唱着那句“我们生来就是孤独的”,我们行走在茫茫人海中,却以最独一无二的姿态存在于世,就如某个心理学家说,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心里留一个小小的角落,只用来存放自己喜欢的东西。这个角落,也许是写满秘密的日记,也许是本用来涂画心情的手册••••••总之,每颗热爱生活的心都需要一个温暖的栖息地!孤独的人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没有像劳动者一样,在极致的孤独中,重识自己,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在我们的孤独之中,认真聆听心灵的声音,审视灵魂深处的呐喊,做那个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责任编辑:杨小龙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