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随笔 >> 正文
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走了
来源:网民     作者:顷小勇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05-19 09:32:42
    

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母亲也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如今,她走了,我的心没有了落地的感觉,心空了……

那天早晨,接到家里的电话,只是让我赶紧回家,我知觉告诉我,可能家里出什么事了。我估计是我妈的病又严重了。我开车急急忙忙回家,刚走到家门口,看到哥哥姐姐穿着白衣从大门出来。我彻底崩溃了,我嚎啕大哭,我不相信眼前这一切。我忘记了自己在车里,任凭外面的人怎么拍打车窗、车门,我只有哭,大哭。过了十几分钟,我隐约听见外面有人说:快下车,妈还等着你呢。我这才下车,战战兢兢的,人一下软了,我怎么也站不起来,家人把我抬到妈的床前,我不敢看,我哭不出声来,感觉快窒息了。隐约中我感觉有人掐我人中,我睁开了眼,看到母亲孤零零的躺在床上,眼睛紧闭。我又一次嚎啕大哭…平息了一会,我看清了,母亲紧紧闭着她的嘴。无论我和哥哥姐姐及家人怎么叫她,她都不应了。我这才意识到,母亲走了,永远的走了…

看着母亲躺在那里,我觉得她不是不能呼或吸,而是憋着一口气在嘴里,不呼也不吸。那紧闭的嘴里一定含着没有吐出来的极深极大的委屈。生和死的委屈紧紧地含在嘴里了。母亲永远地闭上了她的嘴。就在母亲去世前一周,我回家。有好多次她想要对我们一诉衷肠,母亲说:我感觉今年不如往年了…而我始终没有认真耐心的倾听。只是说:妈,你好好的,不要胡思乱想。谁知道,后来母亲只好带着不愿再烦扰我们的遗憾走了。我只想到自己无时不需要母亲的呵护、关照、倾听……从来也没想过母亲也有需要我呵护、关照、倾听的时候,我现在很后悔很后悔…

母亲那双不论何时何地、总在追随着我的、充满慈爱的目光,已经永远地关闭在她眼睑的后面,再也不会看着我了。我一想起她那对瞳仁已经扩散,再也不会转动的眼睛,我就毛发悚然,心痛欲裂。收拾着母亲的遗物,似乎收拾起她的一生。想着,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地结束了,不论她吃过什么样的千辛万苦,有着怎样曲折痛苦的一生。都万念俱灰,情缘已了。人真的好“假”啊,殁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不如一颗草,一棵树。

我还不习惯一转身已经寻不见母亲的身影,一回家已经不能先叫一声“妈”,一进家门已经没有母亲颤颤巍巍地扶着门框在等我的生活。

在街上看到和母亲年龄相仿、身体又很硬朗的老人,总想走上前去,问问人家一句“您老人家高寿?”心里老问自己:为什么人家的妈还活着而我妈却不在了?  听到有人叫“妈”,我仍然会驻足伫立,回味着我也能这样叫“妈”的时光,忍咽下我已然不能这样叫“妈”的悲凉。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人的一生其实是不断地失去他所爱的人的过程,而且是永远地失去。这是每个人必经的最大的伤痛。在这样的变故后,我已非我。新的我将是怎样,也很难预测。妈,您一定不知道,您又创造了我的另一个生命。

我只求妈多给我托些梦,让我在梦里再对她说一次,妈,请您原谅我! 没有好好照顾您,若还有来生,我还做您的儿子,您还是我的妈!

现在我才明白,世界上最爱我的她,这一次,永远的离开了我。

母亲的不幸离开让我开始珍惜当下,珍惜身边每一个人。

所以从现在开始,亲们,多陪陪爸爸妈妈,多关心一下他们,父母在,不远行,子欲孝,亲不待。不要给自己留下太多遗憾。

愿天下父母都健健康康!愿天下子女都至善至孝!

责任编辑:杨小龙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