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陕西省人民政府 咸阳市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彬县 >> 彬州文苑 >> 杂谈 >> 正文
在书香中体验舌尖上的美味
——书边杂记之一
来源:人社局     作者:胡忠伟     点击数:     发表时间:2017-08-22 21:21:28
    

读书的时间,都是零敲碎打挤出来的。孙卫卫的《书香,少年时》读完了,想写一篇文字,今早刚开了个头。最近的读书写字都很慢。

叶小沫的《向爷爷爸爸学做编辑》,共三部分,看完了前两部分,分别是“向爷爷学做编辑”、“向爸爸学做编辑”。后一部分“我热爱的编辑工作”,看了一篇,是《中国少年报》出版30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我有一个感觉,越是看到后面,感觉这一部书整体还是没达到一个高度,大部分文字都是回忆性的,散漫,说是讲故事吧,又不吸引人,说是谈经验吧,又缺乏概括和高度,反正是随想式的,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有的情节,在几篇文章里反复说,就显得拖沓冗长。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缺憾。叶圣陶、叶至善都是文章大家,做了一辈子编辑,对语言的要求是相当高的,他们的语言品质是不容怀疑的。但是,叶小沫也是做了一辈子编辑,就这部书而言,显然在上述方面对自己要求不严。这本书还是国家十二五社科资助项目,真该把好编辑关。

这本书读不下去了,就换别的书,胡竹峰的《旧味》、冯传友的《吃情岁月》、王祥夫的《衣食亦有禅》都到了,这是三本很精致的书,有关饮食,能搅动起人的阅读欲望了,也能刺激人的食欲,看看书,忆苦思甜想想过去,也是一件不错的“余事”“雅事”,是该看看他们了,让我在书香氤氲中体验了舌尖上的美味。

这两天先撇开胡竹峰,看起了冯传友和王祥夫。王祥夫只看了几篇,一篇是《大筋》,所谓“大筋”,就是牛鞭、马鞭、驴鞭、狗鞭之类的东西,写得诙谐有趣。一篇是《朱先生》,写早年教他作画的启蒙老师,朱先生有个特点,兜里总是装个苹果、柿子之类的东西,这东西,并不是预备着吃的,而是作画的间隙,时不时地拿出来看一看,有意思,这叫做“观察”吧。冯传友的书,设计精美,尤其配以精彩的插图,读之,更使人有如身临其境之感。第一部分“吃情岁月”差不多看完了,这些回忆儿时吃情的文字,细腻、生动、传神,特别是对食材制作过程的描写,真叫人看着都解馋。烧知了、烧乖子、烧地瓜,等等,又把人带回了偷瓜烧土豆的孩童时代,那时的孩子啊,吃食并没有今天这么丰富,物质的匮乏刺激着人的想象。冯传友写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事情,像我,在八十年代初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虽然那时已经能吃饱肚子了,但我们一群小孩随着大人去山里、沟里放牛,最愿意干的事情就是烤玉米、烧土豆,或者偷吃青杏、青核桃了。

“彭大胡子”彭国梁《书虫日记三集》读过一半了,风雨交加的2008年我读完了。早先读过他的《书虫日记》,很过瘾,彭大胡子是一条幸福的书虫,他淘书、读书、写书、编书、卖书,更重要的是,他也藏书,四层楼的“近楼”就是他的藏书之所,也是他日常工作、生活、会友的地方,他的那些藏书,常常惹得人们前去“观书”。

钟叔河读了他的《书虫日记》,大发感慨,彭大胡子应酬那么多,每年还能写出那么多的书、编出那么多的书,而且一本比一本好看。我辈皆凡人,庸庸碌碌活着,生活当然没有彭大胡子那么充实。难怪一哲人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候比人与猿之间还要大啊。这样的《书虫日记》已出到了第四集,第二集当当网上没有,第四集还没来得及买回来。

旧书网淘两本书,《贾平凹散文大系.第二卷》,至此,这套书终于凑齐了。前两卷为简装,第二卷却是精装本,这套书是漓江出版社1993年6月出的。还有一本贾平凹《如语堂》,中国工人出版社1996年1月第一版,印数10060册,是“中国西部散文丛书”之一,可惜没包装好,进水了,损坏严重,不能阅读了。本丛书其余几本是周涛《红嘴鸭》,刘成章《羊想云彩》,杨闻宇《绝景》,朱鸿《歌以解忧》。

责任编辑:杨小龙

0
  • 政务微博

  • 政务微信

彬县人民政府 主办 彬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 彬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中国·彬县 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陕ICP备12009720号-1

陕公网安备 61042702001002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29-34922659

举报邮箱:34922659@163.com

我要纠错